财报背后的危机:拼多多需要警惕瑞幸式“爆雷”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最近,国内主要电商平台们纷纷发布了最新财报。这被看作是疫情之后的电商行业的第一份答卷。

其中,拼多多作为新秀,22日晚发布的财报惹人瞩目。在这份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显示,其年度活跃买家为6.28亿人,环比增长42%,GMV同比增长108%。

如果单看这一数据,拼多多受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冲击似乎不如预期的大。所以财报发布后,拼多多股价强劲上涨16%。

然而,光环之下,可能并不是拼多多全部故事。在其强劲上涨的幕后,很多人已经注意到,这其实已经是拼多多自上市以来交出的一份“史上最惨”财报。

拼多多盛世狂欢之下,也可能蕴藏着一些需要警惕的危机。

亮眼财报背后的“危险信号”

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布后,拼多多对外放出的公关稿着重强调了GMV增长108%、年度活跃买家达6.28亿,第一季度收入为65.41亿元,同比增长44%,营收超出了市场预期3成。

如果仅仅衡量这几个耀眼的数据,拼多多已是中国互联网第二大电商平台。但在这些数据背后,却有一些被忽略的信号值得细细深究。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拼多多归属普通股东净亏损41.19亿,这是史上亏损第二高,仅次于2018年二季度财报公布的亏损64.94亿;而在美国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拼多多2020年一季度归属普通股东净亏损31.69亿。

这其实已经是拼多多自创立以来的最高亏损额。

而根据19年四季度财报,拼多多归属普通股东净亏损(Non-GAAP)才8.15亿。3个月过去,拼多多亏损便已扩大了4倍。亏损速度增加如此之快,让业内不免担忧,在与阿里京东持续竞争中,拼多多似乎并不适合打持久战。

除此之外,拼多多的月活在经历了前些年的爆发之后,似乎也陷入了增长停滞的困境。

“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6.28亿”、“拼多多一季度月活用户数4.87亿,较2019年增长1.98亿”……这是财报发布后,拼多多方面重点放出的解读维度。

但背后隐藏的,则是极不正常的断崖式下跌。

根据财报,最新季度拼多多月活(MAU)为4.874亿,而上个季度是4.815亿,这意味着拼多多月活用户环比净增仅仅590万。要知道,上个季度拼多多月活用户环比净增还有5200万。

这是当然,这背后有新冠疫情的客观影响;但是,相较于其他竞争对手,却只有拼多多在疫情期间出现如此大的波动。这带给外界一个不容忽视的严峻问题:狂飙突进的拼多多,抗风险能力与其发展速度可能并不匹配。

而除了亏损额度和月活潜藏的问题,关于拼多多的营收净现金,也只增加了5亿。

囿于与生俱来的假货、山寨形象挥之不去,拼多多近年来大张旗鼓的对外宣传“百亿补贴”,以其一举摆脱售假平台的影响。然而,补贴需要钱,一直亏损的拼多多资金链是否能长期坚持这一策略?

最新财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观察维度。2020年一季度,拼多多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5.67亿。也许,外界对这个数字并无多大概念,那么视野回溯下过去一年的数字就一目了然了。

同样是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根据拼多多官方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为95.98亿、2019年三季度为26.18亿、2019年二季度为41.48亿、2019一季度为15.43亿。

这同样是一个断崖式的下跌。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拼多多市场投入再度超过营收,无疑更是加大了资金链的压力。

营销费用相对营收的占比,是资本市场观察一家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维度。根据拼多多最新财报,2020年一季度拼多多营收为65.4亿,考虑到疫情的影响,确实超出了此前市场的部分预期,但是这个季度拼多多的市场推广费用却也高达72.96亿,远远超过了营收。

这是自2019年一季度后,拼多多在一年后再次营销费用超过了营收。这意味着,如今的拼多多花掉一块钱已经赚不回一块钱了。“百亿补贴”的故事该如何讲下去将成为一道难题。

瑞幸的教训值得拼多多警惕

就在拼多多此次财报发布前夕,瑞幸咖啡于5月19日晚间发布公告,透露已于15日收到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上市资格部门的书面通知,该部门已经决定将瑞幸咖啡从纳斯达克股市摘牌。

这大概是瑞幸咖啡故事的最终结局。此前的4月2日,瑞幸咖啡发布报告,正式对外承认2019年第二至第四季度虚假交易达22亿元,狂飙突进背后的泡沫终被戳破。

同样是明星中概股的拼多多,需要警惕瑞幸咖啡的深刻教训。比如,他们同样高调补贴,同样巨额亏损;比如,他们有意无意向广大网民廉价贩卖的所谓“民族之光”的形象,“割资本主义的韭菜,薅资本主义的羊毛,补贴国内消费者”。再加上一个同样因巨额亏损而引发争议的蔚来汽车,已经被人称之为“中概股烧钱三兄弟”。

跟另外俩兄弟一样,大手笔砸钱做营销一直是拼多多安身立命之根本。观察拼多多历年财报也不难发现,拼多多烧钱最大头的部分便是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这导致一个必然的后果是,营销费用的超额支出,必然带来亏损的急剧扩大。

有财经媒体统计发现,从拼多多历年来的净利润来看,其亏损的额度较上市前呈现爆发式的增大。而毛利增长的速度下降更是惊人,从2017年的近15倍的增长,到2018年的9倍增长,再到2019年1.33倍增长。虽然1.33倍仍然算快的,但如此大幅的“刹车”,未来的想象空间也就被限制住了。

拼多多能“烧”出一个美好未来吗?回答这一问题,最首要的条件是你得有钱;而这,恰恰是拼多多最无法面对的现实。

为此,一方面,拼多多一再爆出对外融资的消息。最新的一次融资是今年3月31日,拼多多通过私募融资11亿美元。对此,拼多多对外的表态是因为今年将继续扩大“百亿补贴”。

而另一方面,却是笼罩在拼多多头上的刷单、财务造假的质疑。

去年3月,《南方都市报》等权威媒体率先曝出《切换电子面单系统,拼多多“屡遭爆料”:鼓励刷单还是整治刷单?》等文章质疑拼多多官方鼓励刷单。当时,“拼多多商家服务”官方公号发布文章声称,“ 100%使用拼多多电子面单的订单,可免除虚假发货的流量处罚。”难免让人质疑这岂非是拼多多官方“公然支持”刷单?

就在当年5月2日,《福布斯》还撰文抨击拼多多日益严重的刷单数据造假、增长见顶、售假导致与品牌商交恶等严重经营问题,暗示拼多多本身就是一个骗局(Sham)。 福布斯杂志特约作者亨德里克•劳伯斯彻(Hendrik Laubscher)在文章中表示,拼多多正在利用刷单伪造GMV数据,将这些不存在的交易计入财报以严重误导投资者。

这是作为国际知名财经媒体的福布斯在时隔10个月后,再次撰文炮轰拼多多蓄意制造骗局。2018年7月拼多多上市前夕,福布斯就曾发布文章称,拼多多的商业模式不可持续,对于正规的品牌商来说,不断售假的拼多多更是一个“恶梦”。

而更严重的质疑来自于美国证券监管机构。2019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曾经针对拼多多的GMV交易额的计算方式进行过质询,对拼多多的GMV计算方式表示了极大的质疑。

在媒体曝光的这份2019年11月27日的质询文件中,美国SEC提到,“(拼多多披露的)GMV代表平台上所有产品和服务订单的总价值,‘无论产品和服务是否实际销售……’即使从未出售产品,即使将其放置在购物车中时也会产生此类错误,我们认为对此效果进行披露对于理解指标很重要。我们还认为,相对于其他报告GMV的电商平台,您是否相信进行小组或团队购买可能会导致更多订单失败,或者在将商品放入购物车后再也不会完成,因此值得进行讨论。最后,在您公开GMV的每个地方,我们都认为您应该公开使用此方法作为关键绩效指标的局限性。”

简而言之,SEC质疑拼多多独创了一套跟其他电商平台均不同的独特计算方式,无异于是在“玩数字游戏”。

财经媒体人孔庆勋也在一篇文章中,通过拼多多每个季度的佣金营收,倒推出来拼多多每个季度扣除退货或未支付订单后的真实GMV,近乎腰斩。

孔庆勋认为,无论是真实GMV数据,还是拼多多长期以来市场销售费用超过毛利,均不难得出结论:持续通过补贴创造GMV和收入,拼多多不过是“瑞幸模式”的继续。

千里之提,毁于蚁穴。

5月20日,瑞幸咖啡收到了纳斯达克强制退市的通知后,开盘后便开启了一路狂泻的模式。仅仅几个月前,它还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要不是被爆财务造假,兴许此刻的瑞幸咖啡也如拼多多一般仍在高歌猛进。

面对吹起来的泡沫、面对持续的亏损,瑞幸咖啡们总得给市场和投资人以回答。就如当年乐视,为构建所谓大生态战略的造车计划持续烧掉集团大量资金,贾跃亭选择了大量质押股权,而瑞幸咖啡则选择了财务造假。

但他们最终都在辉煌之时,一夜坍塌。我们不能断定拼多多一定会成为一下谁,但拼多多是时候重视这些问题了。

狂风来时,没有人会知道大树原来也会被刮倒。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财报背后的危机:拼多多需要警惕瑞幸式“爆雷”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