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ium:如何应对后疫情时代航空业复苏的新常态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应对接连不断的挑战对于全球航空业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空中交通造成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这一百年不遇的重大事件让整个行业摇摇欲坠,迫使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为生存而战。

航空业成功复苏的道路尚不明朗。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商(OEM)、租赁商和其他相关企业面临的问题是,最终出现的“新常态”将是什么样子?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做些什么来很好地应对这种新常态?

Cirium在6月底举行的以“后疫情时代中国和亚太航空市场复苏”为主题的网络研讨会上,Cirium的两位专家——Ascend by Cirium全球咨询总监Rob Morris (RGM) 和亚洲咨询总监陆佳佳(JL)对此给出了他们的见解和看法。 

未来商务和休闲旅行的新常态会是怎样的航空公司将如何恢复消费者需求

RGM无论是商务旅行还是休闲旅行,关键问题是乘客的信心。航空公司首先需要做的是让乘客放心,整个旅程的各个环节,包括从办理手续、登机到飞行本身和入关程序,都符合我们现在习惯的安全、距离和卫生因素的要求。

尽管如此,我认为休闲旅游可能会较早恢复,商务旅行的恢复速度较慢。原因是企业都是风险规避型的,为商务旅客提供保险将会变得相当困难,导致复苏步伐减慢。此外,与休闲旅游不同,商务旅行更多是长途旅行,在疫情时代的风险系数更高,这可能也会使它的恢复速度比休闲旅游要慢。

与全面服务类型航空公司相比低成本航空公司有何不同的恢复路线

JL我认为所有的航空公司,不仅仅是低成本航空公司,可能都需要比以前更有创意。有些公司正在尝试提前售票,并加入在特定时期内无限使用等规定。尝试这类操作的不仅有低成本航空公司,也有全面服务类型的航空公司。

低成本航空公司还需要优先考虑市场类型,在向某些市场提供服务时,更多地关注专业领域,并与旅游业更密切地合作,获得一些协同效应。

RGM:如果仔细观察北美地区等成熟市场最近两次衰退的情况,你会发现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反倒增加了,因为它们能够带来成本效益。成本因素在任何恢复道路上都是一个重要的驱动力,这次也不例外。

旅行的欲望是人性的一部分。人们可以通过更低的成本来满足这个欲望。因此,最低成本的供应商可能会抢占市场份额。随着交通和乘客水平开始恢复,低成本航空公司有机会抢到网络供应商的客流。

哪些航空公司的失败风险最高

RGM:流动性有限的航空公司面临的失败风险较高。许多航空公司已尽早采取措施尽可能地降低成本,包括裁员、放弃需求不足的航线和尽可能推迟飞机维护等。

我们已经看到,航空公司通过出售和回租飞机、发行债券或其他债务机制,尽可能地提高流动性。这类航空公司的生存能力最强。

在恢复阶段,航空公司必须开始召回员工并恢复飞机运行,成本将开始增加。如果收入增加的步伐未能跟上成本增长,那么这些不具备强大流动性的航空公司可能会陷入困境。

腹舱货运市场的前景如何

RGM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最近宣布拆除了客机座位,将飞机重新部署为货运服务。但我们必须清楚,货运市场不但没有增长,还正处于根本性下降之中。从统计数据来看,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 4月份的数据显示全球货运量同比下降约30%。

我们之所以看到航空公司使用客机进行货运飞行,是因为长途航空网络已经崩溃。一般来说,客运网络提供了大约50%的货运能力。扣除这一部分,我们突然就损失了50%的货运能力。

在疫情高峰期,当空运供应不足和全球个人防护设备(PPE)需求暴增时,我们看到原本通常是每千克1.5美元的成本增至高达每千克7美元。

报告显示,这种需求的成本现已下降到每千克3美元左右,因此我们已经看到这种需求逐渐走软。我认为,这种趋势在今年下半年还将继续, 并且部分长途网络已经开始恢复。

但是,当进入2021年及以后,随着当地客运网络开始重建,飞机将恢复客运服务,我怀疑这种客机承担货运服务的暂时的现象将完全消失。

政府资金和投入有多重要尤其是对于亚太地区而言。

JL我在今年4月份时就这个话题发布了一支短视频。显然,许多航空公司目前正面临流动性问题,因此政府的直接支持至关重要。特别直接和有意义的措施包括直接贷款、贷款担保和现金赠款等。

如果政府提供贷款,这意味着他们看到了这些特定航空公司和地区未来复苏和增长的潜力。所以,我认为航空公司的信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更多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Cirium:如何应对后疫情时代航空业复苏的新常态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