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隐秘角落:月入百万的投机生意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作者|张钊 编辑|汉卿

出品|互联网圈内事

和往年一样,今年的双十一同样是个名利场。

首当其冲的是各大电商平台,各种眼花缭乱的补贴活动刺激着消费者的眼球。平台之间也少不了暗流汹涌,前不久网易宣布退出双十一的反向操作惊呆了不少人,可谓打着理性消费的旗号,玩了一把另类借势营销。

在这场大规模狂欢中,带货主播和头部品牌们也从中受益不少。数据显示,双十一首日直播销量排名第一的是李佳琦,预估商品销量达1000万件,预估成交额达39.11亿元。薇娅排名第二,预估销量为720.58万件,预估成交额达38.66亿元。若以此计算,李佳琦和薇娅当日直播带货共销售近80亿元。

但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受益者,还有一部分群体靠着「非常规」手段在双十一期间获利。

月入百万的投机生意

世上从来不缺聪明人。

「才一个星期,我已经赚了十多万了。」

这并不是一名电商直播人员,而一名淘宝客大哥。

每年双十一期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刷微博时会看到很多微博热搜下有类似「输入口令,领取双十一红包」的评论。在一些小型网站上,各种领取双十一红包的选项和图片外链占据着屏幕的显眼位置。更有甚者,微信列表如果突然冒出来个好友,说不定也能在朋友圈看到类似的消息。

这些现象都有一个共同点:以大额现金红包为噱头吸引用户进入电商平台页面领取红包,用户按照步骤操作下来确实能领取到真实的红包,但没有宣扬中所提到的巨大红包数额。

在用户领到红包之后,对此也会有一种好奇:这些网站和推广人员难不成在帮电商平台打工?

在「互联网圈内事」和一位业内「大哥」的聊天中,了解到这一行的谋生之道。业内一般称这些人为淘宝客,而上面提到的种种行为就是淘宝客的日常工作。

上述宣传领取红包的行为可以分为两种,拿淘宝来举例,一种是复制相关链接后打开淘宝APP领取红包,另一种则是在淘宝APP搜索栏中搜索关键词后领取红包。不管通过哪一种方式,都需要在淘宝联盟网站中申请自己独有的推广链接。

这里就要提到淘宝客在双十一期间的盈利模式,在用户通过淘宝客独有的链接打开淘宝领取红包,并且在双十一当天使用,淘宝客就能获得淘宝联盟发放的佣金。

举个例子:淘宝客A把自己的红包口令发给用户B,B成功领取到10元红包,而后用户B在双11当天购买110元块的商品,在使用10元红包后,实际只需支付100元。如果卖家给这款商品设置的佣金为20元,而淘宝联盟的分成比例为50%,淘宝客从中收益为:20*50%=10元(实际会比这个数额低得多)。不要小看这笔佣金,在量级被放大时将会是一笔庞大的收益。

当然,淘宝客只有推广链接还不行,想要有更高的收益就需要把链接推广出去,领取红包后使用的用户越多越好。

在「互联网圈内事」旁敲侧击下,「大哥」透露自己的生财之道。

因为推广链接本身的特性,不便于在陌生人之间传播,而熟人之间的流量池也比较小,无法获得更高的收益。但这难不住「大哥」,由于目前大众对二维码的接受程度很高,因此可以使用网站把推广链接转换成二维码在陌生人中推广,但这只是第一步。

如何把二维码推广出去才是重中之重。很多淘宝客通过扫街来推广,在扫街时用送小礼品的方式引导用户扫描二维码,再让用户复制链接打开淘宝APP领取红包。另外,也可以通过线下流量入口推广,比如在便利店、驿站等放置二维码海报。总之,哪里有流量就去哪里推广,目的只有一个,让别人通过你的推广链接使用红包,最终赚取佣金。

软件生成图片

此外,不少人看到过类似的微博图片:「王思聪」发布的关于双十一领红包微博。但这种照片其实都是通过软件P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借用名人效应推广淘宝客的专有链接。

「大哥」还拿出所谓业内大佬的收入页面,页面中显示在双十一期间大佬已经有几十万进账了。

造富背后的产业链

在上述盈利模式中,淘宝联盟成为连接卖家和淘宝客的中间平台,卖家通过平台推广自己的商品获利,淘宝客通过推广卖家的商品获取佣金,因此平台起到重要作用。

而这种模式本质上是CPS联盟,CPS联盟是指采用「CPS」为主要计费模型的网络推广联盟。CPS(Cost per Sale)意为「按销售付费」,是营销广告的一种计费模型,联盟则指的是该模式中的商家和淘宝客。

在电商领域,国内的市场基本被各大主流电商平台占据。此外,搭建一个CPS联盟需要解决广告数据统计、广告效果与推广者的匹配、佣金支付等一系列技术问题,因此常见的CPS也是各家电商平台旗下的,也有极少部分的商家单独搭建CPS联盟。

同样的,淘宝联盟就是淘宝的CPS联盟,其他电商平台也各自有推广联盟,各个平台的佣金比例、推广有效期、平台服务费等都有所差异。

一般来说,CPS佣金按照淘宝客带来订单付款金额的百分比进行计算,这个百分比就是该推广计划的佣金比例。但最终淘宝客的收益要扣除平台服务费,平台服务费是指平台按照订单付款金额的百分比收取的服务费。比如淘宝联盟在提供服务的同时,也会收取服务费,市面上常见的CPS联盟都会收取相关费用。

推广有效期是指用户从点击淘宝客的推广链接到下单购买的间隔时间。拿这次双十一来举例,如果用户在领取红包后,并没有在双十一期间使用,则不会被计入佣金中。另外,平台也可能会根据用户购物的间隔时间来给CPS佣金分档,时间越短,佣金越高。所以对于淘宝客而言,在推广链接时会强调使用红包的时间。

在CPS联盟模型中,有效的推广方式极为重要。文章第一部分所提到的推广方式是市面上比较常见的,但在淘宝客最盛时期,主流的推广方式为通过QQ群和微信群来推广返利购物链接。和领取红包购物不同,购物链接可以直接进行购物操作,在用户购物后淘宝客可以直接获得佣金。

彼时淘宝客通过在QQ群发红包的方式来裂变,很多人会有被别人莫名其妙拉到QQ群的经历,当用户想要退群时,发现群主或管理员在宣传以邀请十个好友进群就能领红包的口号。在用户觉得可行并且采取行动后,只要被这个用户拉进来的好友中有同样想法的,这个QQ群就能进入人员裂变。

在群人数达到一定后,管理员可以通过群控机器人定时发放推广链接,当时市面上比较常见的群控机器人有晨风机器人、酷Q机器人等等。假如单群单天的收益是100元,但淘宝客通过群裂变的方式拥有数以千计的群,单天的收益就能实现万元为单位。数据显示,淘宝联盟在2012年的分成金额达到30亿元。

此外,在公众号红利阶段,也有不少淘宝客通过在公众号文章中用话术的方式来吸引粉丝使用推广链接。

值得注意的是,CPS联盟不能和薅羊毛混为一谈,薅羊毛在最初包括CPS这一行为,但近年来薅羊毛被认为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谋取利益的一种方式。

追逐风口的人

2019年4月11日,阿里妈妈在深圳举办了「2019淘宝联盟合作伙伴营销峰会」。据淘宝联盟介绍,目前整个生态覆盖了400多万的活跃淘宝客,行业从业者已经超过了千万。除了这些个人淘宝客外,还有各种社交媒体、硬件大厂、MCN机构等合作伙伴,面对有组织的「正规军」,个人淘宝客单打独斗的时期似乎已经过去。

在今年7月10日,淘宝联盟更新了比价新规,淘宝客在推广商品时如果出现以优惠的旗号来引导成交所带来的订单,将被平台降低佣金。淘宝联盟对比价订单定义为:消费者在该推广者场景外已明确了具体的购物需求,由推广者通过优惠等方式引导转链成交所带来的订单。

此举引发大批淘宝客不满,在推广过程中强调比官网便宜是行业的常态。但实际上,这已经不是淘宝客第一次遭遇滑铁卢。

2017年7月,大批淘宝客组建的微信群遭到微信官方解散,只要在微信群中分享购物链接,不久就会迎来微信官方的打击。对于靠着数百上千微信社群盈利的淘宝客而言,无异于突逢大变。

此外,在2018年5月份,微信新发布的《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中明确规定:为避免过度营销造成对用户的骚扰,朋友圈内不允许发布及传播具有识别、标记功能的特殊识别码、口令类信息。淘宝客普遍认为靠微信推广这条路被彻底封死。

但「树挪死,人挪活」,市场上诞生了以独立APP为推广平台的淘客模式,其实就是把此前的社群用户搬到APP上,被各自淘宝客标记的用户在APP上购物后,淘宝客就能获取一定佣金,这一模式和社交电商有共同之处。

花生日记APP更是其中的「翘楚」,成立于2017年7月,花生日记通过在APP中汇集淘宝商品优惠券,用户领券后可以跳转至淘宝下单。截至2019年12月,花生日记GMV达到690亿元,用户数突破1亿。

但花生日记也因其社交传播属性遭到质疑,2019年3月14日,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公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花生日记被累计罚没7456万余元。市监部门认为,花生日记通过发展App平台会员,以平台管理运营商,并以运营商为金字塔顶层各自发展下级的传销方式从事经营活动。

除了行业内在的因素,外界的市场环境也是淘宝客需要考虑的因素。

今年疫情下直播带货大火,和通过平台间接获得佣金相比,直播带货的高自由属性对于淘宝客也有一定吸引力。此外,微信也开始向淘宝客递来橄榄枝,今年7月 14 日,微信小商店正式上线,此次上线的小商店自带直播功能,用户可以选择在微信小商店官方的「商品市场」中选择第三方平台的商品进行带货,在商品成交后获得一定的佣金。

对于淘宝客而言,这一行业兴于淘宝,但在风口的变换下,淘宝客群体早已不止局限于淘宝,也不单纯为阿里服务。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双十一隐秘角落:月入百万的投机生意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