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走跨境通30亿子公司 小米入场搏杀 这些类目恐“遭殃”?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本文目录:

1.利润2.29亿,跨境通要卖掉“现金牛”;

2.小米联手帕拓逊,这些卖家最受冲击;

3.小米与安克,将在亚马逊上“狭路相逢”?

4.跨境通卖掉帕拓逊,能救活“环球易购”吗?

近日,超级大卖家跨境通要将手上的“现金牛”帕拓逊卖掉了。

帕拓逊是跨境通旗下最赚钱的公司,去年前三季度给跨境通赚了2.29亿元,利润秒杀其他子公司,且有很强的运营能力,光在亚马逊上的 Bestseller就累计超过606个。

那么,跨境通为什么要卖掉这么赚钱的公司呢?

卖掉后,能救活“负债累累”的环球易购吗?

在本次交易中,跨境通将卖掉“不少于60%的股权”,而不是出售整个公司,但已经失去控制权了。

购买股权的人(公司)大致分为两大阵营:

第一是帕拓逊的创始团队(总经理邓少炜、董事刘永成、核心骨干赵文欢),及跨境通内部股东(优壹电商董事长周敏);

第二阵营是外部力量:1.小米 2. 顺为美元基金3.武汉顺赢 4.武汉顺宏 5. 厦门汉瑞 6. 纵腾集团 7. 鼎辉孚韬 8.嘉 隽诺融 9. 北京知点 。

有一个非常大的亮点是,小米势力的深度参与。

在帕拓逊高管邓少炜、刘永成之后,小米势力位列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受让人的位置。

小米创始人雷军是湖北人,在武汉上的大学,对武汉有感情,因此注册了很多武汉公司,上述购买方中的武汉顺赢 、武汉顺宏、顺为美元基金全是雷军系公司。

据跨境通内部员工透露,帕拓逊大约能卖到30亿元左。那么,小米这次发动多家关联公司一致行动,将动用巨额资金购入大数量的股份。

这意味,小米要大踏步地进击跨境电商了,且要通过帕拓逊这一成熟的平台,以“猛虎搏兔”的势头在跨境电商市场啃下更多份额。

资深跨境电商观察人士、前兰亭集势第6号员工汪康强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透露,小米其实早已是跨境电商局中人。前两年多就设立了跨境部门,招募了跨境电商团队,但所招之人似乎不对口,总体进展不尽人意。

实际上,小米已经为大量跨境电商卖家供货,出货量非常大,完全可以体会到直接销售渠道的力量。

与此同时,跨境电商“真正的第一股”安克上市,市值一下子飙升到700多亿,这似乎对小米来说,是一个“刺激”。同样是把充电宝、智能音箱、数据线、耳机做得很好的小米,为什么不在广阔的跨境电商市场有更大的作为呢?

因此,这次直接购买已有亚马逊丰富经验的帕拓逊,既是小米在跨境电商渠道弯道超车的“高招”,也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目前,在亚马逊北美站,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小米品牌的产品,包括手机、智能手表等,但从店铺名称来看,似乎与小米无直接关系,但内在联系未可知。

一些观察人士透露,小米的产品,目前在亚马逊上似乎并不“太火”,如果在帕拓逊强大运营能力的扶持下,或许将会出现另一番景象。

小米,几乎是一个让国内3C电子制造商闻之胆寒的名字,所到之处,往往“寸草不生”。

早在2017年,小米以其“高性价比”的手机,“干掉”了国内几乎所有山寨机厂商。为此,也引发了业内强烈反弹。

深圳一位山寨机厂商的观点颇有代表性。

他曾在某些非正式场合多次表示:“如果遇到雷军,我恨不得咬他一口。”此言虽有玩笑之意,但也多少反映了其落败后的惨淡之状。

在小米入场之前,该厂商一直靠着山寨机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在小米的“飓风”席卷之下,它的山寨机工厂迅速且彻底地倒下,再也没有机会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如今,小米要亲自进场做跨境电商了,而且骑着帕拓逊“这只猛虎”进场搏击,那么,很多销售相关类目产品的中小卖家,是不是将“遭殃”呢?

为此,深圳一位资深卖家称:“小米国内代理商(在跨境电商渠道)做电动牙刷,被我们按在地上摩擦,(但这次)入局帕拓逊以后,我们就要被摩擦了”。

此言虽有调侃之意,但也反映了许多事实。

届时,小米联手帕拓逊,“击杀”的不仅仅是手机及配件类目的卖家,其打击面将会非常广泛。

以手机这个“操控中心”和“媒介”为核心,可能向一切智能家居类产品方向延伸,包括电脑、AI音响、扫地机器人、路由器、门锁、净水器、风扇、洗衣机、烤箱、微波炉等。

甚至,连数据线、车充、插线板、手机壳、自拍杆等小商品都不会错过。

小米与帕拓逊联手,将会出现什么效应?

帕拓逊被称为“亚马逊三杰”之一,聚焦3C电子、家居用品及户外用品等大类商品,与小米的生态链有着高度重合性。

帕拓逊一直打造“自主品牌+综合品类”的品牌结构,产品获得韩国、德国等多项国际奖项。

“要命”的是,帕拓逊有着非常强大的亚马逊运营能力,2019年累计 Amazon Bestseller就累计超过606个。

其中,

鼠标品类在亚马逊全站点的销售量占18.8%;

许多产品拿下了亚马逊市场的巨大份额,以大耳挂式运动耳机为例,2019年全年亚马逊销量排名第三,占全球市场份额约26%,在美国市场占比约20%,非美国家市场占比约50%。

而小米有什么呢?

超强的产品研发能力和供应链优势、所向披靡“高性价比”策略,和“参与感”营销能力。

如此强强联合下,必然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哪些卖家将受到最大的冲击呢?

小米+帕拓逊最先碾压的是那些取巧的卖家。

这些卖家经常销售一些公模产品,质量差,然后靠激烈的刷单和广告动作,将排名勉强做上去。

然而,这些产品被买走后,卖家用不了多久,就要扔掉了。

因为卖家将大量的成本都用在刷单和广告了,价格又不能卖得太高,没人要,那么,只能在材料、电池、配件、做工方面省,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这样的产品是不经用的。

这似乎让卖家陷入了“囚徒困境”,刷单、打广告,降低产品质量,然后退货、投诉大增,销量又下降。

而在小米的支持下,帕拓逊将卖什么产品呢?

它的产品很可能将从小米生态链企业或台资大厂、行业顶尖代工厂生产,质量过硬,且有极大的价格优势。

因此,这类产品很容易出现爆款。

一旦爆款产品达到一定数量,品牌自然而然产生了。那么,以后买家买相关产品,将会大部分搜索“品牌词+大词”。

比如,帕拓逊现有的品牌Mpow,在小米供应链的支持下,出现了更多爆款产品,使用深入到了越来越多买家的心智,并构建了品牌定位后。

那么,买家购买无线耳机时,就会搜“Mpow+无线耳机 ”,购买头戴式耳机时,就会搜“ Mpow+头戴式耳机 ”,然后就毫不犹豫地下单。

因为买家们已经信赖这个品牌了,且价格还那么便宜,因此不想去搜索普通关键词,然后耗费大量时间去寻找和对比产品了。

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个趋势,尤其是当大量卖家出走亚马逊,用Shopify建独立网站之际,亚马逊越来越重视扶持卖家的旗舰店和品牌店,让卖家有一个稍微心安的“一亩三分地”,并给予其更大的资源和权重。

这种情况下,马太效应将会越来越明显。

这一过程,将呼应雷军总结出来的小米产品为何崛起的三个原因:一是有爆品,如小米空气净化器、小米手环等;二是产品的工业设计有高颜值,“每一款小产品都有惊艳的感觉”;第三是性价比。

当然,除了中小卖家受到冲击之外,目前风头正劲的安克也将遭遇“小米+帕拓逊”的联合狙击。

资深跨境电商观察人士汪康强认为,安克的产品,如充电宝、智能音箱、数据线、蓝牙耳机、扫地机器人、插座、充电器等,与小米产品高度重合,且都走的是“质量好、价格低”的路线。

那么,双方之间在亚马逊或其他跨境电商渠道正面相遇、“狭路相逢”是大概率的事。

“雷军实在太厉害了,这将对安克造成巨大冲击,不过,话说回来,安克已经是上市公司了,有资本为其装填弹药,未必会在竞争中落下风。有竞争是好事,竞争才能强大,否则中国那么多品牌不会有今天,”汪康强告诉《蓝海亿观网egiannews》

跨境通为何舍得出售帕拓逊?

2019年,跨境通在巨亏27亿元的情况下,旗下主要子公司中,只有帕拓逊以及主做进口业务的优壹电商实现盈利。

从数据上来看,帕拓逊2019年营收约34.39亿元,净利润达到了1.78亿元,总体数据略低于优壹电商。

但到了2020年上半年,帕拓逊更是展示出了强大的盈利增长能力,一举超过优壹电商,成为跨境通旗下盈利能力最强的子公司。

2020年上半年,帕拓逊营收约20.47亿元,净利润约1.52亿元,而进口业务的优壹电商营收约30.51亿元,净利润约1.01亿元。

而母公司跨境通2020上半年总营业额约90.87亿元,净利润约2.71亿元。帕拓逊以21.59%的营业收入,贡献了超过56%的净利润,盈利效率目前堪称跨境通旗下最高。

此外,在2020年前三季度,帕拓逊营收超过33亿元,净利润超过2.2亿元,相信帕拓逊的营收能力还会达到新的高峰。

早在本月上旬,据跨境通旗下子公司,环球易购的内部员工透露,公司或将出售帕拓逊。

出售帕拓逊最终的目的,在于偿还环球易购的欠款。该员工声称,帕拓逊大概能卖到30多亿,出售后的资金回归到跨境通体系之后,可以用来偿还拖欠供应商的货款。(信息源:中国经营报)

目前,从跨境通的公告中,尚无法了解到此次出售帕拓逊60%的股份,究竟能够获取多少的现金流,但是从帕拓逊的营收能力、盈利能力来看,问题应该不大。

某位帕拓逊前员工表示,2017年到2018年期间,他在帕拓逊做亚马逊运营工作,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词叫做“优化”,帕拓逊在打造产品上,需要运营人员持续反馈效果,再根据反馈不断地优化产品,以及优化listing文案,从而将最优状态的产品和文案,呈现给消费者。

因此,在亚马逊上,帕拓逊的许多产品都能够做到名列前茅。该员工也表示,虽然如此,但如果跟安克的产品比起来,感觉帕拓逊的产品似乎还欠缺了一点什么。

在帕拓逊的内部会议上,主管人员经常将安克的产品前端页面作为研究和宣讲的对象,从当时安克的产品来看,其产品描述显得更加简单。

但是安克的产品销量能够一直保持领先,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产品研发能力,以及在产品技术升级上,已经俘获了广大欧美消费者的心。

有鉴于此,帕拓逊在对前沿技术的探索和研究上,也下了苦工。截至2020年上半年,帕拓逊在国际上拥有超过265项专利和超过186项商标知识产权。

接连出售子孙公司,跨境通意图涅槃重生?

此次对帕拓逊股权的出售,已经不是跨境通第一次“断臂自救”了。早在2020年9月23日,跨境通就发布公告,称将出售旗下孙公司深圳君美瑞的90%股份,转让价格为3.26亿元。

深圳君美瑞,是跨境通的子公司,环球易购旗下的进口事业部。2020年上半年,深圳君美瑞营收超过3.28亿元,净利润超过2960万元,总资产近4.36亿元。

对于目前盈利能力欠佳的环球易购来说,深圳君美瑞的出售,也是一场忍痛割肉的博弈。

一面是供应商上门讨债的窘迫局面,一面是断货之后无法正常拿到货源,继续经营的风险。对环球易购和跨境通来说,眼下局面,是被逼到墙角之后,迫不得已的选择。

●供应商上门讨债,环球易购几近断货

2020年9月,一则关于环球易购供应商上门讨债的信息在业内广为流传。

透过流露出来的视频显示,供应商围堵在了环球易购的走廊,已经影响到了其正常运营。事情经过,有兴趣的朋友,欢迎阅读《蓝海亿观网egainnews》相关文章:

大卖裁员、狂砍68万SKU,拖欠4.5亿货款!供应商卖血催讨

值得注意的是,跨境通2020上半年盈利2.71亿元,但仍然未能及时偿还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对此,环球易购内部员工表示,上半年的盈利,主要靠的是清库存实现的,按理说下半年是旺季,如果正常经营,营收应该是上半年的2倍。

但由于拖欠供应商货款,导致供应商断货,下半年环球易购的存货已经所剩不多。而这部分盈利的钱,首先要偿还的是银行的贷款,因此未能及时偿还供应商货款。(消息源:中国经营报)

而关于环球易购旗下,最大的自营平台Gearbest的数据,或许能够侧面印证该内部员工的说法。

从跨境通2020上半年报中,我们能看到环球易购旗下的综合自营平台Gearbest的SKU数量,呈现持续下滑的状态。

截至2020上半年,Gearbest剩余SKU数量为26.97万个,相较于2019年30.9万个SKU,减少了近4万个。

而2019年底,Gearbest剩余的30.9万个SKU,已经是腰斩再腰斩之后,仅剩的数量。根据其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Gearbest仍有99.6万个SKU,到了2019年底仅剩30.9万个。

仅2019年一年,Gearbest就下了狠手,疯狂裁减了68万个SKU。

从这点来看,其实环球易购和跨境通陷入了“死循环”。

环球易购巨亏,无力偿还供应商货款,所以供应商讨不到钱。供应商讨不到钱,所以不愿再给环球易购供货。

环球易购断货了,没东西卖,自然没有盈利能力,更加没钱。

这个死循环,只要打破其中一个环节,那么其他环节自然而然能解开。但对于供应商来说,环球易购的商誉值已经受损,不值得信任,为此,跨境通只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先偿还供应商货款,怎么办?只能“卖家当”了。

先前出售深圳君美瑞,获得了3.42亿元,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倘若帕拓逊真的能以超过30亿元的价格出售,那么对跨境通来说,或许真能一口气还清债务,重整旗鼓。

环球易购还能重生吗?

深圳一位亚马逊电商观察人士认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能还清债务,环球易购应该还能有所作为。”

至于为什么跨境通出售的是帕拓逊,而不是环球易购,该观察人士认为,主要原因还在于如今的环球易购是烫手山芋,其他人对环球易购的未来信心不足。

但是实际上,环球易购还是有一定基础的,只要运营得当,还不至于资不抵债。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透露了更多消息,目如果帕拓逊出售后的资金无法还清债务,跨境通可能会继续出售其他版块。

该人士透露,跨境通的高层也有可能会将跟多业务出售,然后完全退出。毕竟,兰亭集势作为前车之鉴,已经出售过两回,内部成员早已物是人非:

兰亭集势创始人主要有四位,拥有“神童”称号的前谷歌中国首席战略官,郭去疾,出任董事长兼CEO;

前卓越副总刘俊,出任董事兼高级运营副总;

前网易高管张良,出任董事兼联席总裁;

前博客中国高管文心,出任董事兼联席总裁。

如今在兰亭集势的高层管理介绍中,这四位联合创始人早已不见身影。

所谓“兰亭集势两度出售”,指的是2015年,传统鞋业大牌奥康入股兰亭集势,成为第一大股东。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2016年3月,卓尔集团入股兰亭集势,取代奥康成为第一大股东,奥康退居第二大股东。

即便两度出售,都没能扭转兰亭集势自2013年以来的亏损态势,及至2018年,兰亭集势收到纽交所的退市警告。

所幸的是,2020年第一季度,兰亭集势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实现扭亏为盈。

在某供应商交流群中,部分供应商的交流,似乎也反馈出跨境通可能存在类似兰亭集势的情况。

有供应商反馈,跨境通的法定代表人徐佳东,疑似已经离职。

根据跨境通于2021年1月13日披露的一份股东被动减持公告显示,从2020年5月7日到2021年1月11日期间,跨境通法定代表人徐佳东,其所持有的跨境通股份,从原本的12.2%,减持到11.16%,但这些信息都只能侧面印证传闻,目前并没有确切消息表明上述传闻的真实性,因此,希望广大读者自行甄别。

备注:以上采访人士的相关观点和信息,不代表《蓝海亿观网egainnews》的立场。

(文/蓝海亿观网)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买走跨境通30亿子公司 小米入场搏杀 这些类目恐“遭殃”?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