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资+苏宁易购:吹响“双赢”号角?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文 | 李明轩

“牵手”国资成功的苏宁易购,近日又传来新动向。

3月12日,苏宁易购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深国际和鲲鹏资本未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未达成一致行动的安排。除张近东先生与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为一致行动人外,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持股5%以上股东不存在一致行动安排。

显然,这意味着苏宁易购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正式进入“多元股权结构”时代。

但苏宁在回复函中也强调,公司前五大股东积极支持互联网零售业务。

靴子落地。在资本层面,深圳国资的加持必然会引领苏宁易购走上新阶段,而战略层面同样如此,云网万店的狂飙突进,还曾被张近东定义为“苏宁互联网零售发展中最成功的一次创新”。

对苏宁而言,2020年的疫情阴霾逐渐退散、零售服务商的定位需要继续夯实,社区团购、生鲜电商赛道的风起云涌,更是外部市场的重要变数之一;2021年,同样是苏宁易购重要的转折之年。

在“华丽转身”之中,苏宁自身和深圳国资会扮演什么角色?

“标杆”效应

曾经,深圳只是一座小渔村;如今,深圳已经成长为经济特区、与“北上广”并列的超一线城市、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中的重镇之一。

走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大量高新企业同样盘踞在深圳,腾讯、华为和大疆均将总部设立于此;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0月,中国在业、存续的电商主体265.1万,而深圳在业、存续的电商主体49.66万家,占到全国近五分之一的比例。

蛋糕很大,但深圳市政府也有自己的“谋划”。

一位接近深圳市国资委的人士曾在采访中表示:“在深圳经济运行的各项指标里,社会消费品总额算是深圳的短板。” “收购苏宁意义在于解决深圳缺少大型电商的现状。”

事实确实如此,北京有京东、杭州有阿里巴巴、上海有拼多多,但同样能称之为互联网经济高地的深圳,缺少一家电商标杆企业。

2020年10月,深圳市还出台了《深圳市关于推动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若干措施》对符合条件的“本地法人电子商务平台”提供融资奖励、贷款贴息、等政策扶持。“对企业纳入深圳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统计的网络零售额首次超过200亿元、100亿元、50亿元的,分别给予奖励。”

如今,深圳市国资委与苏宁易购这家零售巨头,牵手成功。

苏宁易购还表示,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充分依托产业投资人的本地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公司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及企业品牌知名度,有效提升市场占有率。

显然,未来在北京京东、杭州阿里、上海拼多多之外,深圳苏宁或许将成为中国电商区域格局中的新一极力量。

而入股零售龙头企业之一的苏宁易购,也对深圳国资委具有里程碑意义。

对“深圳希冀打造电商标杆”的这一宏图远志,苏宁易购必然会添砖加瓦,但从业务层面出发,深国际和鲲鹏资本两大企业的入股,将为苏宁易购的发展带来什么?

双赢局面

持股苏宁易购8%的深圳国际,其底色如何?

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底,深圳国际集团总资产为914亿港元,当年实现营收149.9亿港元,同比增长45%;净利润为50.2亿港元,同比增长19%。

业绩成色仅仅是一方面,深国际的主业是物流和收费公路,并持有深圳航空49%的股份,以及中国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10%的股份。

物流是电商、零售企业的基础环节,但也蕴藏着千亿级的市场机会,而物流配送的效率、售后服务的水平,同样是一家电商平台消费者口碑、品牌心智的晴雨表。

因此,京东才会不惜投入上千亿的成本、承担巨额亏损打造自营物流体系,阿里也从2016年起开始“攒局”菜鸟联盟,而如今快递物流龙头企业之一的顺丰,年营收也超过千亿元。

苏宁易购在2020年业绩快报中也提到,报告期内苏宁物流新增、扩建9个物流基地,完成10个物流基地的建设;截止去年年底,苏宁已在48个城市投入运营67个物流基地,在15个城市有17个物流基地在建、扩建。

同时,截至2020年底,深国际已经在20个城市投资了34个城市综合物流港,协议用地总面积714万平米,运营项目20个,在建项目6个,综合出租率达91%。

显然,在最核心的物流业务上,深国际将与苏宁深入协同。

一方面,深国际拥有的城市物流港资源,将在城际配送、干线物流之外,进一步补强苏宁易购的物流场景和仓配综合能力。

另一方面,深国际也提出,将重点发展智慧物流和冷链物流,这也与苏宁易购在物流链路上推进的动作,不谋而合。

目前,苏宁在全国投建了大量高度自动化的云仓、微仓,大大提高分拣效率、降低分拣错误率。

最关键的是,在物流这一大量消耗资源、但收益回报慢的电商“水电煤”环节上,拥有雄厚“家底”的深国际,将和苏宁共同探索物流以及零售全链路上“降本增效”的创新模式。

优化资源使用效率,这也是深圳国资入股苏宁的意义所在。

同时,从深圳国资过去入股的企业案例中看,国资与企业都有效实现了战略协同。国有企业深圳地铁在2017年3月起控股万科,而从2017年到2019年,万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29.0亿元、2976.8亿元和3678.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1%、22.6%和23.6%。

另外,鲲鹏资本作为产业投资人,将与其他深圳市属国企,在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对苏宁易购进行综合赋能,提供政策、税收方面的基础支持。

协同业务、优化资源,这才能创造出“深圳国资+苏宁易购”的双赢局面。

当然,在战略层面,深圳国资入股苏宁易购,亦是苏宁走向多元股权结构新时代的重要节点;这也意味着,苏宁这家成立30多年的零售巨头,在迈向“零售服务商”定位的道路上,依然要继续奋进。

苏宁奋进

在2021年苏宁的春节团拜会上,张近东还表示,“下个十年,我们必须要学会做减法,归根结底就是集中精力聚焦零售主业。零售是苏宁的创业之本、发展之源,只有把零售做好了,其他业务的发展才有意义。”

从1993年销售空调并提供装配维修服务的民营企业,再到去年提出从“零售商”到“零售服务商”的战略转型,对于零售这条主线,苏宁一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但时代前进的列车轰鸣向前,苏宁也要顺势而为。

从实体店到电商再到新零售,从夫妻老婆店到淘宝、京东,再到盒马、7-Fresh等创新业态,平台依然是在卖货,但零售链路正在变革,大数据、产地直采、C2M等概念,正在冲击传统零售的供销、物流等各环节。

在新一轮互联网化的浪潮下,零售企业如何应变?实际上,苏宁集团早在2011年就推出线上品牌苏宁易购,2013年获得阿里投资,在2017年提出智慧零售概念。

但张近东也曾谈到过,零售企业的互联网化不是把一切事物都放到线上,而是线下线上融合,“零售并不存在线上线下之分,互联网只是工具和手段,最终必然会像阳光和水一样成为行业的标配”,张近东说。

因此,苏宁开启了“零售服务商”的转型变革。

在苏宁向“零售服务商”迈进的道路上,“云网万店”可谓里程碑式的探索;截止今年四季度,苏宁云网万店平台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33.67%,2020年全年,苏宁零售云全年新开门店3201家。

“云网万店”创新可谓对苏宁零售能力的一次全方位考验;在店面数持续扩张的同时,它涉及到供应链、仓配物流的全国覆盖,以及在更下沉的县乡镇市场,对苏宁品牌心智占有率的检验。

当然,以实体店起家的苏宁,在线下店运营管理上已经积累起扎实经验,再利用零售云的加盟模式,苏宁能进一步实现“降本增效”。

同时,在零售云店中注入会员、直播、苏宁推客等线上营销玩法,在库存仓储、金融等环节提供数字化工具,通过对传统夫妻老婆店的改造,苏宁正将更多底层能力赋予零售端。

这正是“零售服务商”的逻辑所在。

在深圳国资入股后,苏宁易购表示,本次股份转让获得的资金,将优先用于通过增资苏宁电器等方式来提高股份转让方的资本实力,优化财务结构。

有资本做支撑,苏宁也迈向新的发展阶段,其在推进智慧零售创变上势必会更加奋进,张近东也立下决心:“聚焦零售……审视各项业务,只要不在零售赛道、脱离商品和用户,都要大胆调整,该砍的砍,该转的转。”

国资资本到位,接下来就看苏宁如何在零售赛道上闪转腾挪。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深圳国资+苏宁易购:吹响“双赢”号角?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