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科学基金,黄峥“寻梦”之处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毋庸置疑,我们正在亲身经历一场规模盛大的科技革命,人工智能、基因编辑、虚拟现实、物联网、太空科技……越来越多过去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中的前沿技术正在成为现实。

当然,这些前沿技术从概念到落地,从落地到应用,从应用到普及都仍然需要更长的时间成本投入和更多的耐心等待。

但一个意义深远的问题已经摆在人类面前:这些贯穿互联网时代的前沿科技,将会把世界引向何方?

1科技巨子们追逐的人类绮梦

近几年来,焦虑、内卷、对立等种种问题仿佛突然席卷了整个社会,成为了绝大多数人群心中共通的社会情绪痛点,这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取决于随着生产力的停滞不前,生产关系矛盾正日积月累。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古代一旦出现干旱、虫灾,直接导致的饥荒就会引发农民起义,活下来的人才能过上好日子,问题的根源是人们想要战争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们吃不饱饭,解决问题也应该由此入手。

当下的人们物质生活足够富足,这一问题表现的更加温和,一个直观体现是以规模和效率为主导的传统产业竞争日益激烈甚至趋于异化。

比如电商平台可以提升零售流通领域效率,让供给侧和消费侧都能从中受益,但无法真正改变商品的附加值,乃至让整个商业生态产生质变。这就是因为生产力发展遭遇瓶颈,平台与平台更多时候被局限在流通运营细化方面的竞争,不得不陷入竞争可能内卷化的桎梏。

因此,基于前沿科技走向积极推动生产力发展突破瓶颈,让生产关系可以随之质变优化,让吃不饱的人能够吃饱,让物质富足的人有更多选择,这正是从根源处解决上述问题的一个最佳选项。

图片

在这方面,中外科技巨子们仿佛都达成了一种美妙的默契共识。

在国外,远有比尔盖茨夫妇的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多年来在超级奶牛、人造肉、循环水、疫苗等多方面数以亿计的科研投入,仅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盖茨基金会就已承诺投入17.5亿美元;

近有贝佐斯、马斯克通过各自创办的火箭公司蓝色起源和Space X不断推进太空探索计划,其中贝佐斯宣布要在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亚马逊CEO职务,以拿出更多精力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仅蓝色起源的卫星发射计划就在去年7月宣布要斥资100亿美元建设一个卫星互联网网络;

图片

在国内,远有盛大掌门人陈天桥在过去10年时间里专注布局脑科学研究,陈天桥夫妇创建的研究院在上海捐赠成立了第一个脑科学前沿实验室,研究内容包括脑机接口、睡眠梦境、认知评估、数字医疗等;

近有黄峥和拼多多创始团队发起捐赠的繁星公益基金,后者在3月17日向浙江大学捐赠1亿美元成立繁星科学基金,用于“计算+生物医疗”、“计算+农业食品”和“先进计算”三个创新实验室的科学研究项目。

可以说,将目光放在星辰大海的未来征途,已经成为越来越多顶尖科技企业掌门人事业乃至人生下半场的关键词。

这一方面当然代表着每个人类个体对未知未来的幻想与渴望,古往今来,人类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不曾有片刻停歇。

正如繁星公益基金的命名源于文森特•梵高所说的一句话,“我不知道世间有什么是确定不变的,但我只知道,只要一看到星星,我就会开始做梦。”

另一方面,对于掌握社会话语权的科技企业而言,这也是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和实现长期持续发展的双重诉求。

通过前沿技术赋能改造农业、医疗、能源等诸多传统领域,既有益于全社会福祉的整体提升,又能为企业自身铺设出一条通往长期价值的发展道路。

2中外探索科研未来的同归殊途

有趣的是,中外科技产业掌舵人都在积极布局前沿科技探索,最终目的或许也都指向为造福人类社会提供更多可能,但所发力路径却不尽相同。

简单地说,国外科技巨子们更倾向于上天入地,在目标方向和举措打法方面都颇具幻想与浪漫主义色彩。

比如贝佐斯每年会卖掉市价约为1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用来支持蓝色起源的太空探索计划项目,他曾表示相较于贫穷、疾病这类人道主义问题,自己更期望解决的是深层次威胁。

所以贝佐斯为蓝色起源设想的使命就是通过太空探索为未来几代人创造一个希望,当地球的资源不足以负担人类的增长时,让殖民宇宙可以成为一个可行的选择。

反观国内则更回归聚焦人类本身,在理想与实用主义相结合的基础上,寻求前沿科技满足最广泛民众最根本需求的真正价值。

以繁星科学基金为例,其聚拢了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在内的一大批顶尖科学家。

具体来看,繁星科学基金首批项目分别为“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重大脑认知障碍的闭环调控研究”“肿瘤免疫新抗原研究”和“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等,指向信息技术与生物、医疗、农业、食品等交叉领域的基础研究及前沿探索。

这其中,“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是对大数据产生的第一时间进行精细处理,以寻求最大化发挥数据价值,可应用于金融风控中如何毫秒级判断信用卡是否被盗刷,城市交通系统如何实时决策红绿灯策略确保道路畅通等多个场景。

“下一代脑机接口基础理论与关键技术研究”和“肿瘤免疫新抗原设计与应用”立足生命科技领域,为情感障碍类疾病、大脑及脊髓损伤疾病、癌症免疫治疗及其他重大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提供更多可能。

“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旨在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实现动物源蛋白的规模化生产,以人造肉的形式为更多人提供安全、健康和充足的食物来源。

不难发现,无论大数据还是医疗健康亦或是食品科学,在这些前沿科技领域一旦有所技术突破和落地应用,都可以立竿见影地影响到普罗大众的衣食住行、医疗健康等最底层且最根本需求,更起到难以估量的积极作用。

而在这种中外探索科研未来的同归殊途背后,一方面取决于大环境的不同,在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下,造火箭上太空有“国家队”一力承担,早已做出了屹立于全球领跑阵营的伟大成绩。

另一方面是科技企业掌舵人个人意志的映射,在繁星科学基金背后就是发起人黄峥对于生命最本真的思考,他对农业科技、食品科学、生命科学的探索求知促成了对上述科研方向的锚定,也诠释了科技以人为本的真正意义。

3黄峥不想再做“企业家”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黄峥宣布卸任拼多多董事长职务,彻底从企业家角色中抽身而出,并表示想要“成为伟大科学家的‘助理’”,与之相呼应的,是在黄峥的长期主义里拼多多也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商业企业,其正从农产品第一大上行平台转型为互联网农业科技综合平台。

正如在黄峥发布的致股东信中举例展望自己希望长期致力的科研领域——通过对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的控制,探索对马铃薯、番薯、西红柿等农作物种植过程中所产生的潜在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有效控制,同时对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进行可控的标准化提升等。

拼多多在农业科技方面同样进行着持续探索,比如从最早的推出针对农产品上行的“农货智能处理系统”、“山村直连小区”模式和“多多农园”,到由此完善构建的“农地云拼”体系基于我国传统农业现状,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和分布式人工智能技术将分散的农业产能和分散的农产品需求在“云端”拼合,实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和原产地“最初一公里”直连。

今年2月25日的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拼多多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颁“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

再比如,拼多多积极与知名高校、科研机构达成合作,在科学种植、农业物联网、无人温室、智慧农业等领域持续投入。

去年7月,拼多多联合中国农业大学发起“多多农研科技大赛”,邀请众多青年科学家、顶尖农业人士以高原草莓种植为选题,切磋探索本土化的数字农业解决方案。

图片

去年10月18日,拼多多又与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达成战略合作,计划基于农业物联网、人工智能、5G等先进技术建设智慧农业管理体系,共同发起“建设智慧农业协同创新中心”,探索产学研融合的扶贫助农新模式。

不难预见,未来随着黄峥携手科研团队在食品科学等前沿科技领域有所收获,拼多多也能够在农产业领域更多方面发光发热,包括在流通领域之外更好地实现以农业科技赋能传统农产业,为农产品生产加工提供更多附加值,让农家商户、消费者都能从中受益等。

这正是黄峥所坦言的“为十年后的拼多多探索高速高质量纵深发展的新空间。”

更重要的是,从黄峥、繁星科学基金乃至更多身影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前沿科学发展的新希望,这是前沿科技以创新创造和公平普惠造福整个人类社会的一个缩影,也是我们理应迈入的那个未来。

作者:陆离

文章来源:阑夕(ID:techread),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jxgeBMKer4xiL0PJHM9TQ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繁星科学基金,黄峥“寻梦”之处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