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电商赛道龙头崛起,玩家们的较量依然是“长期战争”?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满地都是消费升级的六便士,二手电商们却抬头看到了新生活方式的月亮。

年初开始,二手电商转转集团持续融资的消息让人二手交易这条“历史悠久”的赛道受到了不少的关注,6月,中概ESG(环境、社会、治理)第一股爱回收登陆纽交所,旁观者意识到,龙头的战争或许要来了。

不过,从长期来看,二手电商的马拉松离终点却还有一段距离。

“后二手”时代,中国二手电商们的角力赛

在主流二手电商平台里,爱回收创立于2011年,2015年,背靠淘宝的闲鱼正式上线,2016年,58同城的二手频道升级独立为转转,并在2020年合并二手3C产品交易平台找靓机。近两年,回收宝、铁甲二手机、红布林、胖虎奢侈品等更精准垂直的平台也逐渐成长壮大,并获得了融资和扶持。

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的回收柜台、走街串户的个体回收户逐渐消失,中间商开始被平台取代,伴随着电商、物流的发展,“后二手”时代悄悄来临。

最早诞生的爱回收、转转、闲鱼等平台发展最快,模式的形成也更迅速。整个二手电商市场以C端用户的需求为终点运行,其中闲鱼背靠淘宝,C2B2C链条成型迅速,转转和爱回收都在双边布局试图打出新的战绩,不过前者以To C为本向C2B2C延伸,后者则是以To B为经营起点,即将回收产品与卖家进行交易,再由卖家完成后续的业务,更小体量的平台往往还在探索和试错中前行。

在发展程度上,转转、闲鱼的体量目前处于第一梯队,爱回收母公司万物新生率先走上了上市之路,其余玩家则要在这群领导者的博弈中谋求发展。

据阿里集团官方数据,闲鱼2020财年GMV超过2000亿元,卖家超过 3000万。比达数据的统计指出,在按月活计算的排行榜上,闲鱼2021年3月MAU以5734.5万人超过了后面九大平台之和,电商的经营根底让闲鱼遥遥领先。

但后来者也有各自的亮点,除爱回收成功上市、登陆二级市场之外,转转在一级市场热度攀升,今年上半年融资额突破35亿。

除了二手电商市场本身的巨大规模之外,头部平台能获得资本青睐,最核心的原因是,都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二手电商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并试图达成更高远的目标。

手握两件法宝,谁能率先翻越三座大山?

闲鱼的规模能一马当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品类最全——光一个淘宝一键转卖就是SKU数量上的降维打击。

但是,这并不影响以转转为代表的同行向上生长,在交易活跃度和交易单价均衡排名处于领导位置的二手3C产品上。头部之所以成为头部,是因为它们都手握两件法宝:标准化流程,和规模化效应。

标准化流程是重塑市场流通的规则,在以3C为代表的核心交易类型上,它大致包括检查、分级、定价等指标,难题正是二手产品的非标化,划痕与划痕可能有巨大差别,电池的损耗不一定准确,至于更主观的新旧程度和手感,即使是更规范的二手车行业也不敢打包票有绝对稳妥的解决方案。

在这一步上,转转和爱回收反而走得比闲鱼更快,比如爱回收招股书披露的整体流程时长只需要3天左右,行业均值为10天左右。闲鱼的多品类对整个流程的重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本身C2C为底色的平台上,闲鱼优品又不得不和用户“抢生意”。

另一点就是规模化效应,边际成本的降低为盈利创造了前景,主要来自流程中履约效率的提升,比如转运过程中的物流,一次性运送的数量越多,摊薄的成本就越低。

以转转为例,自3月起,集团C2B日均回收量已经达到15000台的量级,B2C业务的前置仓覆盖了全国85%的城市,加上5月集团月活已经突破5000万,整体的规模已经稳居第一梯队,规模跑起来了,成本控制将水到渠成。

不过平台更需要警惕的是,二手电商行业还有三座大山,流量、信任和粘性。

二手电商们缺乏持续的流量来源,主要原因在于二手交易的特性——它是典型的需求精准但很难延续的商业行为,买卖二手对普通用户而言始终是特定时间的特定需要,所以二手电商面临用户用完即走的尴尬,平台变成了工具型产品。

所以平台们各有奇招,闲鱼利用淘宝挖掘潜力;转转背靠腾讯,获得了微信“九宫格”的一个位置;爱回收与京东拍拍合并之后,获得了有力的流量支持,并且它发力线下门店最早。

问题在于增量,或者说,二手交易本身的成长性跟不上平台增长的要求。

尽管2020年二手电商渗透率已经达到23%,MobData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中国二手闲置经济交易额在2020年上半年已经达到了12540亿,2020年全年二手电商的交易额却只有3745.5亿元——其他的体量流去了线下,消费者更相信看得到的“中间商”。

后二手时代,二手电商的流量争夺战除了要面对同行的穷追猛打,还要提防以华强北回收柜台为代表的“老一代”。

二手交易的特性还带来了粘性问题,亦或者叫平台忠诚度。传统电商巨头都忧心忡忡的留存问题,二手电商拿什么解决?

在这一点上,以闲鱼为代表的头部平台可以说凭借更高的可信度获得青睐,以妃鱼、红布林为代表的垂直品类平台也抓得住核心人群,但竞争者终究存在,从初期的价格战到后期的运营,风向随时可能变化。

而在交易过程中,人-平台-人的信任问题更是需要持续优化的,毕竟作为中转站,平台很难对C端产生绝对的约束力。好消息是趋势总归向好,转转2020年C2C交易的申请仲裁占比为0.38%,与2019年的0.53%相比下降了0.15%。如果平台愿意上心,消费者会更容易做出选择。

相对国内“一超多强”的局面,国外二手电商的风更早吹进资本市场,它们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理念?

美国二手电商生意迈入收获期,国内平台们要学什么?

今年以来,美国版闲鱼Poshmark和ThredUp先后上市并大涨,6月,市值超200亿美元的美国电商平台Etsy花16亿美元买下英国二手电商平台Depop。在这之前,TheRealReal这种专注二手奢侈品的平台都已上市,如果说中国的二手电商还在努力生长,美国的同行们就已经开始收获了。

从它们的经验来看,最核心的两点分别是供应链和社交建设,供应链是经营基础,社交的故事就是流量和粘性的故事。

供应链的建设程度影响到交付和履约,既对用户的评价与二次使用有重要意义,又关系到最终的成本控制。服饰二手电商ThredUp通过优化供应链环节,将上门取件、消毒、分类、配送等流程整合,通过C2B2C模式优化各职能中心尤其是分销中心的建设,扩展了盈利空间。

Piper Sandler等机构都给予了这家年轻的二手电商增持评级,看好这种供应链的优化模式。

而社交与电商的融合符合新一代消费者的习惯,更是天然的流量来源和粘性建设者。

Depop被Esty垂青的最大原因是,它融合了Instagram和eBay的双重特色,聚集了一大批Z世代用户,这正是Etsy最看重的,既有消费能力,又有消费欲望的下一代消费者。

Depop的1600万用户中,超过90%为26岁以下青年人,而它“带货”的方式是博主和KOL,由社交驱动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同时这些追随者与社区实现了深度绑定,让一个二手电商平台拥有了令人羡慕的活跃情况。

在国内平台上,最贴近这种模式的只有闲鱼的“鱼塘”功能,然而,由于平台没有形成相应的商业模式,还停留在信息层面,鱼塘曾数次爆出不良信息泛滥的新闻。因此,关于社交+电商这个故事,国内平台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结语

对比国外更为成熟的二手电商市场,国内的平台尽管各显神通,但如何彻底激活这个领域,或许还要像二手车和二手房当年一样,先让经营的轮子转起来,才知道哪里的路上有坑。

虽然国外模式更成熟,但ThredUp的销售额2020年只有1.86亿美元,而Depop的GMV也是5亿美元级别,转转和闲鱼们面对的空间要广阔得多,比如闲鱼2021年的GMV目标是5000亿,商业模式也早已跑通,如何深耕出价值才是重中之重。

面对中国市场的复杂性,二手电商的赛道或许短时间内没有终局,数不清的SKU背后,是一场持续进化的无限战争。

本文由美股研究社(ID:meigushe)原创,转载、合作请联系微信:meiganggu123。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二手电商赛道龙头崛起,玩家们的较量依然是“长期战争”?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