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买小样的年轻人,实现“大牌自由”了吗?

近几年以来,年轻人对各种小样的热情可见一斑。但你真的知道手中的小样从何而来吗?本篇文章围绕小样展开了一系列的分析与讨论,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一起来看一下吧。

化妆品小样生意再度引发争议。

近日,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了一则处罚信息,处罚原因是上海左右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左右化妆品”)在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的情况于其经营场所开展化妆品(香水)小样分装活动,并在其拼多多店铺进行销售。

近两年来,监管部门对化妆品小样的监管日趋严格,但年轻人对各种小样的热情却似乎丝毫未减。

化妆品小样,也就是试用装,并非什么新鲜事物。

早在上世纪40年代,雅诗兰黛创始人雅诗·兰黛夫人就首创了化妆品小样,并通过上门赠送小样的方式打开市场,因为她相信产品的使用效果将是最有说服力的广告。

当时,小样大多是片装(塑料小袋装),仅够试用1到7次,消费者可以在柜台进行一番咨询,然后免费领取小样,或者在杂志的广告页找到粘贴在上面的小片装。后来日本品牌则在此基础上,推出了更精致的瓶装小样……

如今,小样却成为一门生意。从活跃在电商平台和二手平台的线上店铺倒卖各类小样,到各大品牌官方旗舰店自己推出小样产品,再到美妆集合店主打“小样经济”,甚至是不少夜市上都摆出了小样摊点。

透过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年轻人对小样的热情也可见一斑。

在小红书上,和“小样”相关的笔记多达105万篇,而关于“小样店铺推荐”的笔记也超过2万篇,其中不乏“学生党几块钱实现大牌自由”、“拮据少女也要精致生活”等令人心动的标题。

在豆瓣上,更是有早在2009年创建的“小样控”小组,小组的slogan就是“我为小样狂”。

然而,化妆品小样的货源一直以来都饱受质疑,此前也有美妆集合店因此被立案调查,为何年轻人还总想“薅”小样?

一、“几块钱实现大牌自由”

“我们不喜欢家庭装,我们不喜欢用也用不完的瓶瓶罐罐,剩下的只有浪费……我们的人生热爱小巧玲珑的小瓶小罐小袋儿们,我们可以带着他们自由的奔波,用完一件小物的同时有巨大的快感与成就感。主题歌:‘不用那么多,只用一点点,别人东西都长霉,我的很新鲜’。”

这是豆瓣小组“我们就爱买小样”的简介。这个创建于2008年的小组,对于00后辛萱而言,有些古早,但这段简介,却道出了她对各种护肤品、化妆品小样的喜爱之由。

00后辛萱目前读大学四年级,在她的书桌上,没有几件正装的化妆品,但拉开书桌抽屉,你能看见各种各样的小样,从包含早C晚A在内的各种护肤品,到各种色号的口红、拼色装的眼影和遮瑕,再到各大热门品牌的香水……

“你别看麻雀虽小,热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我基本上都有。”说起自己的这一大堆小样,辛萱不无得意,“这里有一部分是从各大品牌‘薅’来的,也有我自己从小样店铺淘来的,还有从二手电商平台收的。”

在辛萱看来,由于小样的价格相较于大牌正品的价格便宜不少,“比如珀莱雅的30ml正装精华一般售价两百多,但它搞活动赠送的4支7.5ml的小样别人转手卖一般只卖七八十,我花更少的钱可以实现大牌自由,不香吗?”辛萱称,“而且像口红这种东西,热门色号这么多,全部买正装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还容易浪费,中小样价格便宜也更容易消耗完。”

像辛萱这样热衷于小样的年轻人很多,在各大社交平台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小红书上,仅仅是“口红小样”这一细分话题下的笔记都多达7万篇,“香水小样”话题下的笔记更是多达24万篇,其中不乏“我觉得小样真的巨方便,不仅方便携带,而且新鲜感过去了也不会觉得浪费”、“我看看哪个大冤种还在买正装香水?”、“精打细算不丢人!花小钱一样用大牌”等。

在微博上,“化妆品小样”的话题下则有14.2万阅读,而“香水小样”话题下有超4000的讨论和超两百万的阅读。

再看豆瓣,更是早从2008年就有相关的小组创建,包括“小样控”、“超萌护肤中小样”、“我们就爱买小样”等,其中在“超萌护肤中小样”小组讨论中,仍然还有大量的讨论帖在讨论“靠谱小样店铺”、“大牌小样分享”和“出售自用中小样”等。

而他们往往不仅爱买,还会买——在小红书、微博、豆瓣等平台,不难看到他们组队“薅小样”、传授小样免费申领的攻略、互相避坑踩雷小样店铺又互相种草可靠的正品店铺……

小红书上关于化妆品小样的笔记很多

28岁的陈影就是从这些社交平台上认识了不少“姐妹”,加入了不少”小样分享群”,最初,她只是想“先试试小样,好用再入正装”,结果却发现买小样“更不用心疼钱”。

“有时候群里大家会分享自己常买的店铺,也会有姐妹是在各种活动时买了正装,转手把赠品小样便宜卖出,还会有互相换小样的。”陈影最爱买的是香水小样,“护肤品和化妆品其实还算是我的长期消耗品,但香水确实一大瓶可以用好久,买小样的话既可以集齐更多香型,也不必担心用不完。”

二、“赠品”变“商品”,谁赚了?

消费端的热情难掩,便有不少人打起了这门算盘。

“其实最初主要还是个人店铺和二手平台交易,这一类货源主要是代购或品牌柜姐手中余留的大量赠品,或者是个人闲置的一些赠品。后来慢慢变成了规模化的生意,逐渐就衍生出了一大批专卖小样的电商店铺,甚至有人把正装分成小瓶装售卖。”于珊珊此在一家美妆电商店铺兼职做客服,她所在的美妆店铺也曾尝试过单独售卖小样,“我们当时是在我们自己的客户微信群里售卖,真的比想象中好卖多了,我们库存量不大,都是平时品牌方供货配的一些赠品或者礼盒装拆散后留下的小样,但是全都是一报价就立即被抢走。”

如于珊珊所说,目前在各大电商平台和二手平台,已经有很多拥有固定粉丝的卖家。

锌刻度注意到,在电商平台,有不少专门卖小样的个人店铺已有超20万的订阅数。

在这些小样专卖店里,包含的品类有香水、遮瑕膏、口红、散粉妆前乳等等,售价则多在9.9元-50元之间,鲜少有超过100元的。

其中还有一家名字就带有“国内专柜小样”字样的店铺,目前已经有近80万的订阅数,而其商品名大多为“四个等于一个正装”、“小小一块足够用”等,目前店内销量最好的“六个等于正装”的兰蔻粉底液小样,月销量达到7000件。

而在小摊经济兴起的这两年,如果你路过街边夜市,也一定不难发现一些汽车后备箱里,或者简陋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香水小样。

这其中的利润有多少呢?

据《新周刊》此前报道,如果是代购商以七折左右的价格出售正品之后,再以几十、几百元的价格出售免费获得的中小样。从中赚取15%左右的利润,不难实现。

这门生意如此火爆且有利可图,引得不少品牌官方也下场做起了小样生意。

欧莱雅甚至开设了“欧莱雅集团小美盒旗舰店”,将其旗下的各品牌小样组合成礼盒装销售,其中包含HR赫莲娜、兰蔻、科颜氏等品牌,礼盒类目繁多。

其他推出单独的小样产品售卖的还有SK-II、HR赫莲娜和Whoo等品牌,其中兰蔻的“明星产品体验装”售价25元,月销量达到20万。

只不过,官方旗舰店推出的小样仅限于会员购买,对消费者来说选择性不多。

事实上,近几年来,各大电商平台其实也在推试用活动——只不过于平台而言,这更多是为了给入驻品牌招募新用户体验。

而另一边,包括话梅、调色盘在内的各大美妆集合店走红,很大程度上也正是有赖于小样经济的兴起——正如“螳螂财经”此前所写,尽管这些品牌店内在售的国牌以及部分小众品牌占了多数,但在宣传营销时,它们都不约而同地打出了“大牌小样白菜价”的口号,来为店铺引流。

只不过,各大美妆集合店的“好日子”并不长久,近两年来频频曝出问题。以话梅为例,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红星新闻”记者曾就货品来源向欧莱雅(中国)、爱茉莉太平洋集团和资生堂集团求证时,对方皆表示其未对话梅所卖产品进行授权。

而在2022年,据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信息HARMAY话梅关联公司上海话梅乐享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因“生产经营标签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化妆品”,共计罚没人民币88.7万余元。

《行政处罚决定书》(沪市监黄处〔2022〕012021000502号)显示,该店正在销售的“CLARINS娇韵诗”品牌焕颜弹力日霜(5ml)等共计4个品牌24款化妆品的中文标签内容有缺失项,缺失内容具体包括无成分表、无生产批号、无进口化妆品备案文号等,涉及的品牌有CLARINS娇韵诗、蒂芙尼TIFFANY&CO.、博柏利BURBERRY、黛珂DECORTE。

在此之前,据《都市快报》报道,美妆集合店OnlyWrite杭州嘉里中心店也曾因涉嫌走私而遭到市场监管局调查。

据天眼查官网信息显示,国家市监管局已发布关于Onlywrite的行政处罚文书,其中包括三条内容:

  1. 没收违法所得8万余元
  2. 没收无合法来源证明的进口化妆品小样,涵盖海蓝之谜、SK-II、阿玛尼等68个品牌
  3. 罚款5万元

除了美妆集合店,电商店铺也正遭遇监管危机。

最近的消息是,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了一则处罚信息:2021年11月,上海左右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左右化妆品”)在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的情况于其经营场所开展化妆品(香水)小样分装活动。

分装过程为:将从某些供货商处购入的正装香水通过自行采购注射器汲取、填充至自行采购的香水小样瓶内并贴上自行打印的简易标签。

随后,左右化妆品在其拼多多店铺“左右香水欧洲直采试香店”上创建链接开展香水小样销售活动,所销售自行分装的香水共39种。

截至2022年6月28日,上海左右化妆品已经主动停止上述违法行为。

根据处罚决定书所列出的信息,左右化妆品所售的自行分装香水涵盖MiuMiu、帕尔马之水、Viktor & Rolf等多个品牌,每瓶售价基本不超过20元。

如此种种,不免让人心生质疑,在没有同一行业标准,整个市场鱼龙混杂的情况下,“白菜价”真的能实现大牌自由吗?

三、有了假货预警和避雷指南,就能白菜价买真大牌?

  • “除非店家做慈善,不然‘买X送X’类店铺必假”
  • “十几块的大牌口红小样,求你们不要买!”
  • “避雷!老司机教你分辨真假小样店铺”
  • ……

事实上,尽管大部分年轻人仍热衷于小样,但常在河边走,不能不湿鞋,已经有不少人“踩”过小样的“雷”,并开始分享自己久战沙场得来的各种经验。

然而,在各大社交平台饱受关注的“假货预警”和避雷之难,也难让年轻人避开所有“雷”,放心入手。

陈影就在一次“踩雷”后从此退坑。

在上半年,陈影选了一家社交平台上备受好评的店铺入手了10支2ml的香水小样,到货后陈影询问客服是否支持正品查验,“因为那段时间经常看到小样以假乱真或者真假混卖的帖子,很多姐妹都建议问客服是否支持查验,现在很多第三方平台也确实会提供查验服务。”

尽管客服再三向陈影保证为专柜正品分装,却始终不答应正品验货,且无法提供其他凭证。

再次之后,陈影凡在购买前都要询问客服是否支持验货,但大部分客服都拒绝了。“这一下就让我清醒了,如果是正品的话为什么不敢验货。那很可能我之前买的很多小样都是假货。”陈影称。

事实上,陈影的经历并非个案。在小红书上,也有用户发布笔记分享自己试图验货却被拒的经历。

根据其发布的与客服的对话,客服表示,“商品都是正品,很多app(鉴定结果)不是那么准确的”并明确表示“不支持”验货。

网友的避雷贴和不支持验货的商家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用户在购买小样时“踩雷”,发布笔记表示:

  • “十几块的大牌口红小样,求你们不要买。我替你们试过了,不要浪费钱,mac的口红一股石蜡味道,别说上嘴,打开闻到就很恶心。”
  • “市面上的小样,尤其是口红,真的十个里面九个假的,以前还觉得涂个颜色也不亏,但是毕竟是上嘴的东西,赶紧扔了。”
  • “这辈子再也不会买任何小样了!本来想买ipsa遮瑕的正装,结果看到说有中样,兴高采烈买了一家最贵的,没想到防不胜防啊,这个产品根本没出过中样!”
  • ……

而针对眼影、遮瑕膏、高光等粉质类产品而言,也有用户提到:

  • “分装会改变高光的压力,如果压力发生改变,产品的效果就会发生改变,比如不显色、不顺滑或者光泽度降低等”
  • “有些店铺为了降低成本多赚钱,还会加一些基质或者生粉,抹出来确实是原版的颜色没错,但是显色持久度都大大降低了,不过买分装的人确实看不出来”

事实上,据北京商报报道,一位从事了美妆行业十余年的姚女士认为,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小样数量已经远超品牌方推出的赠品数量,一些商家掺杂非正品和造假的小样扰乱市场。

关于这点,化妆品行业管理专家白云虎也曾公开表示:“从供应链角度出发,市场上的中小样来源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单纯从供应量上来看,也曾经有国际大牌质疑过:市场销售的量,超过了品牌的生产量;那就意味着有些货源是有问题的。”

所以,小样的价格虽“香”,但货源和品质还真得打个问号。

作者:黎炫岐,编辑:文婕

来源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专注科技、互联网新经济原创深度报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锌刻度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赞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爱买小样的年轻人,实现“大牌自由”了吗?

赞 (1)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