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剧“抛弃”的老年观众,谁来接纳?

现在的智能电视功能越来越丰富了,但操作也越来越复杂,对于中老年群体来说,怎么找到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都成了问题,中老年人看剧越来越难了。相反,零门槛、快节奏、互动性强的短视频正逐渐取代电视成为新兴养老方式。因此,数字产品也应该重视做好真正符合老年人需求与圈层的适老。阅读这篇文字,一起了解“数字养老”~

当我们的时间被电子设备占用得所剩无几时,身边的老人却正被新兴互联网文明“抛弃”。

随着智能电视的功能变得越来越丰富,操作方式也变得越发复杂。尽管爆款剧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刷屏,但因播放渠道的变化,几乎再也无法复制曾经的国民度。也正因如此,作为电视节目忠实受众的中老年群体,逐渐“失去”了对遥控器的掌控权。

复杂的界面、充不完的软件会员、花里胡哨的版本……这些在电视上发生的变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电视厂商与平台加足马力地内卷式更新,更是加速把中老年群体甩在了身后。

即便不少电视和软件也推出了适老化功能,但眼下,中老年人的确面临着“看剧难”的窘况。

01 复杂的功能、花哨的界面,“吓”退老年人

国庆期间,蒋梦涵在老家四川广安待的时间不到3天,但她没想到的是,几乎在家的每一天都要给家里的长辈解决各种各样关于电视的事。

蒋梦涵的奶奶今年72岁,平日里的爱好不外乎买菜、打麻将、看电视三件套,但自从家里的电视换乘智能电视之后,奶奶看电视的频率就变少了。“奶奶现在经常都是等我爸妈下班回家后给她调电视看,白天看得很少了。一是遥控器按键变得越来越花里胡哨,二是智能电视上很多软件都需要充值会员或付费,奶奶不会操作。”蒋梦涵对锌刻度谈到。

三天时间里,她为奶奶找过新闻联播的播放入口、播过热门的网剧,还找过几部经典的老剧,而这些操作,其实奶奶以前都能够自己完成。“智能电视的功能虽然增加了不少,但对于老年人来说,原本需要的几项简单功能却被复杂化了。看电视需要在各个APP间交替的方式,属实有点为难他们了。”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年轻人对电视的需求,老年人每天观看电视的频率高、时间长,手机更多充当着通讯工具的功能,而电视才是属于他们的娱乐设备。据蒋梦涵观察,奶奶对热门剧集的兴趣并不大,新闻联播与经典老剧则是奶奶的心头好,但在智能电视上,这两样恰恰需要一番仔细寻找才能找到,这无形之中给老年人看电视增设了门槛。

尽管目前不少智能电视的适老功能可以通过语音识别的方式解决老年人遇到的难题,但且不说这一功能的准确性还不够,不少原本在电视上可以免费观看的剧集如今在智能设备上都需要额外付费了,这一步再次难倒了老年人。

65岁的徐奶奶自认算是同龄人中思维比较活跃的人,但如今她也没逃过“学看电视”的宿命。

“现在普通机顶盒上的节目和剧集都越来越少,提起比较火的热门电视剧,几乎都是在网上看,但每个网站都需要充会员,所以还是得麻烦孩子回家帮忙弄。”徐奶奶说道,“今年《心居》《人世间》是在电视上直接观看,《梦华录》《星汉灿烂》《罚罪》都是让孩子帮忙播放的。”

有时候因为麻烦或者不想让孩子因为一部剧就充值一次会员,徐奶奶往往会选择不看这部剧,但随着上星的热门剧越来越少,徐奶奶能够选择的剧集也变得越来越少。

“《如懿传》播出好几年了,当时在电视上没来得及追最后四集,之后就能从腾讯视频这一个渠道看。每次孩子说给我充会员,但我总觉得为了这几集电视剧就充值实在不划算,所以我至今都没能看到大结局。”徐奶奶表示,现在的热门网剧大多是在单一视频网站上独播,不仅换来换去很麻烦,四处充值也不划算。

事实上,不论是像蒋梦涵的奶奶一样不会操作智能电视,还是像徐奶奶一样深受网剧平台规则困扰,不上星的电视剧似乎的确在“抛弃”老年人。

02 低门槛、高中毒性的短视频迅速收割?

当网剧对老年人设上了门槛,短视频却在积极地向他们伸出友善的手。不难发现,那部分已经能够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每天打开短视频的时间可能不亚于“互联网原住民”。

35岁的宁小湘曾经因为玩手机的事情与母亲爆发过不小的争执,宁小湘妈妈从早上睁眼开始就会打开手机里的短视频软件,人声嘈杂的直播间、剧情奇葩的短视频几乎成为了家里从早到晚的BGM,母亲无论是洗漱、做饭、休息都不会关掉手机。

“沟通过好多次都没有效果,老人又不像小孩一样可以管教、约束。但这样从早到晚被短视频吸引,真的既影响家里人,也影响她自己。”宁小湘表示,其母亲有一次在路上盯着手机里的直播间抢东西,差点被地上的障碍物绊倒。

一开始,宁小湘给母亲买智能手机并且教会其如何使用各种软件、完成各种支付方式,是为了让母亲的日常生活更方便一点。但短视频的“中毒性”太强,以至于走到了现在这个极端情况。

而宁小湘的母亲却认为,老年人的娱乐方式本就比较匮乏,随着年龄增大、疫情反复,外出游玩的局限性也很大。“待在家里的时候,无非就靠家务、电视、手机消磨时间,但现在的电视机功能复杂,好多电视剧也需要付费买会员看,后来我发现短视频里可以三两下就看完电视剧的主要情节,也挺方便的。”宁小湘母亲对锌刻度谈到。

中国家电网此前发布的《2022中国适老化电视调研报告》也印证了上述老年人提及的问题实属常态。报告中关于“老年人电视收视调查”的结果显示,“开机后不能直达想看的电视节目”“设备多(机顶盒、电视机),不知道互相怎么切换”“操作复杂,不知道怎么找想看的内容”“遥控器太多,不知道该怎么用”“遇到问题找不到人帮”是被老年用户吐槽最多的使用痛点,分别占比49.6%、28.0%、20.9%、17.6%、13.4%,这些痛点给老年用户使用智能电视的过程增添了不少麻烦。

而另一项数据则证实了短视频对老年人的吸引力正与日俱增。CNNIC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50岁及以上网民占比为28%,较2020 年6月增长5.2个百分点,是各年龄段网民中规模增速最快的群体。

零门槛、快节奏、互动性强的短视频正逐渐取代电视成为新兴养老方式,而触网的老年人也成为挖掘内需、促进消费的“增量市场”。

03 做真正符合老年人需求与圈层的适老

近年来,“银发经济”已不是一个新鲜词,如何从这一群体中找到新的发展增长点也已成为不少企业的重点布局方向。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末,全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67亿人,占总人口18.9%;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亿人,占总人口14.2%。规模庞大的老年人口,正迸发出更多元化的老年需求,铸造了全新的老年消费市场。

图片来源:Mob研究院

然而从目前看来,仍有不少老年人在数字产品的使用过程中存在困难,对网络安全的认知水平也不够,老人被不法分子通过社交软件、短视频平台诈骗的新闻屡见不鲜。

另外,过度碎片化的网络信息轰炸其实也在消耗着老年人的精力与时间,如果说曾经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地看电视的场景,是一种家庭氛围感的体现,那么如今电视的不友好,或许正在终结这种家庭氛围。取而代之的,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却各自看着手机的冰冷感。

因此,“数字养老”的两面性不言而喻,消弭数字鸿沟能够帮助老年人更好地适应社会,实现信息无障碍,也丰富娱乐方式。但另一方面,无论是过度沉迷网络还是触网而伤,都是得不偿失。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电视可以做做减法,把许多冗余的功能取消或者是隐藏在二级页面,把首页变得更干净一点,然后在老年人模式中把绑定账号、充值会员等流程变得更简单,例如可以通过子女一键扫码的方式代为操作。”蒋梦涵说到自己的设想。

不过从早期走红于中老年群体的糖豆网,目前市面上涉及到老年赛道的平台、软件已越来越多。锌刻度了解到,在中老年群体中较火的有声影集制作工具“小年糕”目前已完成了D轮融资;针对老年人群体提供兴趣社交服务的红松APP,也完成了亿元级A+轮融资。

这意味着,互联网产品在推进适老化或布局老年赛道时,如果只采用简单的功能设置是很难真切适配老年人需求的。只有更深入地研究老年人的兴趣与圈层,推出更多与之相关的兴趣教程和UGC内容,才能够挖掘出“银发经济”背后更大的潜力,也将“数字养老”做得更加人性化、温情化。

作者:星晚;编辑:李觐麟

来源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专注科技、互联网新经济原创深度报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锌财经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赞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被网剧“抛弃”的老年观众,谁来接纳?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