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香港送外卖,一天1000元

前段时间,美团旗下的外卖平台KeeTa正式在香港上线了,而这一消息,让部分年轻人开始对在香港送外卖这件事产生了期待。只是在香港送外卖,真的是一门容易的营生吗?未来香港的外卖员市场是否会越来越拥挤?不妨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香港旺角的角落里,几辆摩托车停在一起,车上还架着保温箱。

“这些就是车手,设备比较齐全,之前还有车手买内地保温箱的,说是便宜又好用。我们这种‘步兵’,虽然平台要求有保温箱,不过很多都没准备。”

在香港送外卖的鱼仔是Foodpanda和Keeta两个平台的兼职外卖员。今年5月,他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篇香港外卖员一天工资的笔记,过了两天,后台就收到了十多条私信,大多数都是来询问他外卖员工作的,“怎么能去香港送外卖?”“香港外卖员工资真的有3.5万元吗?”还有人问他有没有特殊门路,“能帮我注册个外卖员账号吗?我来送餐,收入二八分”。

鱼仔刚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才反应过来,前段时间美团进入香港,媒体报道在香港做外卖员月收入能达到3.5万元,不少在内地寻找工作的年轻人对去香港做外卖员充满了期待。

不仅仅是寻找工作的年轻人,还有内地的外卖小哥也对去香港送外卖充满了期待。在广州工作的外卖小哥阿尧曾经和香港的同行聊过天,得知了香港车手一单配送费就有40元左右,他要送4—6单才抵得上香港1单,香港还能走路送外卖,在每天骑着电瓶车风驰电掣的他看来,这堪称“佛系”送外卖。

凯文就是为了多赚点钱做外卖员的。他今年26岁,每个月兼职做外卖员能有额外8000元的收入,“香港人也‘卷’的,身边很多年轻人都有点副业,我没什么特殊技能,就送送外卖,没什么门槛”。

但想去香港做外卖员,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最大的困难就是需要在香港合法工作的资格。即使当上了不需要什么装备的“步兵”,还要应对香港复杂的路况,在迷宫一般的城市中穿行,爬坡、爬楼梯都是常事,有些外卖订单甚至还要爬山。

香港外卖员也曾一度达到了“饱和”的状态,更是不得不“佛系”:等待一个小时才能接到一个订单的情况并不罕见。在外卖员的高薪诱惑之下,看似“佛系”的香港外卖员,面对越来越拥挤的外卖员市场,也担心起了可能“卷”起来的风险。

一、带上手机和充电宝,就能做外卖员

5月,香港的气温到了35℃。

凯文满头大汗,提着两袋外卖站在香港中环的坡路下,作为一名“步兵”,他估计还要连着爬三个坡才能到送餐地点,“这么热的天气,以前我都宅家吹风扇的”。

和内地的外卖员不同,香港的外卖员主要分为三种,“步兵”、单车手和车手。

“步兵”走路送外卖,单车手骑自行车送外卖,车手则骑着电单车送外卖,类似于内地的外卖员,不过电瓶车还不能在香港合法上路,香港的电单车指的其实是摩托车。除了这三种主流方式,还有汽车车手,但数量非常稀少。

平台会针对使用不同交通方式的外卖员设定不同接单范围。Alan疫情期间在Uber eat做过一段时间全职外卖员,从“步兵”转型成了自行车手,“步兵”的接单范围是周围0.6公里左右,换了自行车后,接单范围扩大到了周围1.2公里左右,“范围变大,订单也变多了”。

在香港做外卖员的门槛并不算高。

Foodpanda官网对外卖员的要求

在Foodpanda,户户送和keeta官网浏览,会发现对“步兵”的要求只有三个:可以在香港合法工作,有一台能使用外卖员App的手机,有一个保温箱。如果是车手,平台还会要求外卖员有合法驾驶证件。

虽然平台要求使用保温箱,但不少兼职的外卖员都不会用保温箱,车手才会准备保温箱。

外卖员的年龄限制也不大,做“步兵”要年满16周岁,车手要年满18周岁。Jimmy Chau还在读书,他在16岁的时候就已经做起了Foodpanda的兼职“步兵”,最近又成为了Keeta的兼职“步兵”。

不少外卖员的日常装备就是手机和充电宝,在香港做外卖员,成了近乎0成本的事,最需要付出就是体力。

凯文主要在中环地区兼职,香港城早期依山而建,爬坡、爬楼梯是常事,“平台会有定位导航,但是不一定准”。如果遇到一些只有楼梯的旧式唐楼,还要连爬七八层送餐,送完一单得休息十分钟。迷路也是常有的事,凯文之前尝试过去其他区域送餐,但香港楼房层层叠叠,有些时候连入口都找不到。

作为“亚洲四小龙”,香港一直吸引着来着世界各地的“打工人”,因为服务行业和体力劳动行业的人才短缺的问题,不少东南亚和南亚的劳工也涌入了香港。一些语言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技能的劳工的第一站,就是做外卖员。

带着服务业和体力行业色彩的外卖员行业,一度被部分人认为“不太体面”。但疫情期间,不少失业或者收入下降的香港本地人和年轻人也做起了外卖员,其中还不乏一些办公室白领和学生,大家对外卖员的看法也有了变化。

乔治在自己小红书账号发布的帖子

乔治就是一位兼职做“步兵”的硕士毕业生,他告诉《电商在线》,自己做外卖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暂时没找到工作,也好奇外卖员行业在香港的薪资水平和运作模式,目前他还在面试找工作。

在他的小红书主页,调侃自己入职Keeta是“港硕大厂‘入职’”,“现在就业市场很差,还是希望大家努努力找到心仪的工作,送外卖减肥不错,但是真的累”。

二、拒绝困在系统里

“3月就在旺角看到了美团招募外卖员,还说有各种补贴和新人奖励,身边不少外卖员的都注册了,也有还在观望的。”鱼仔曾在内地工作过,也对美团有一些了解,“刚开始补贴肯定多的,用户和外卖员都是被补贴吸引的”。

社交平台上,有香港人分享Keeta首单80—50的优惠,还表示已经很久没点过这么便宜的外卖了,送的还快。背后,是Keeta给外卖员的准时奖励,只要准时送到,就能有4元左右的奖励金,同时出现的还有迎新奖赏,外卖员14天内完成目标单量就能获得额外的2500港元奖励。

“为了奖励,大家都每天开着Keeta了。”鱼仔和身边不少外卖员都做起了Keeta,还有香港本地媒体估算Keeta 的车手月薪能达到3.5万港元,“步兵”月薪也能达到2万港元。在此前,Foodpanda还公布过每月最高收入骑手的排行,“步兵”和单车手最高收入能达到51500元,而车手和司机的最高收入能达到66000元。

薪资很高很诱人,但不少在香港外卖员都表示,薪资背后对应的就是成本。

Foodpanda曾公布的外卖员月薪

鱼仔告诉《电商在线》,香港外卖订单的配送费基本都是按照距离和时间段来估算的,“步兵”一单25—35元,但车手一单能有50—65元,成本也会更高,“买车要钱,香港汽油要二十几块一升,违规停放有320元罚款,送6、7单才能赚回来”。

“之前认识一个在Foodpanda月入4万的,他骑单车一天做12个小时,一个月都不休息的。”Alan告诉《电商在线》,香港的外卖平台在特殊的时间段会有额外的补贴,一单5—8元,想要多赚钱,就要拉长工作时间。

如果是和凯文一样兼职“步兵”,一天空闲时工作3—4小时,一个月收入可能在7000—9000元,兼职时间长一点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

在鱼仔看来,轻松月入2、3万元以上的情况只在疫情期间,“那时香港禁止堂食,很多人不敢出街,茶餐厅的外送服务也停了,外卖订单和外卖员都多了”。

疫情防控政策调整,香港恢复了堂食,茶餐厅重新开启了外送服务,香港人也不点外卖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要支付高昂的配送费。

社交平台上,吐槽香港外卖配送费的帖子

在香港读研的浙江人大米点了86元的餐,但配送费就要27元,一个外卖能送1小时,“超时情况太常见了,内地很多都不用配送费,我们都调侃香港外卖是富人享受的”。

比起内地的外卖员被“困在系统里”,香港外卖员却没有太多顾虑,甚至拒绝困在系统里。

Foodpanda曾经调整过系统内的配送费、使用地图和距离计算的问题,引起了不少外卖员的不满,还选出了代表和公司谈判。

不少香港外卖员告诉《电商在线》,平台没有每个月的接单要求,尤其是兼职的外卖员,一个月只做三四天甚至不接单也没关系,不仅不用抢单,外卖员还能拒单,只要把接单率控制在85%以上,因为接单率太低可能会影响奖励。

同时,Foodpanda、户户送都没有准时送达的规定,外卖员迟到是常有的事,一些外卖的送达时间甚至可能达到3—4小时,有些订单还会被取消:外卖员联系不上用户,可以和平台上报申请取消订单。

Jimmy告诉《电商在线》,内地外卖员被差评会扣钱,但差评对香港外卖员影响不算很大,“投诉或者差评基本都不会扣外卖员的钱,如果客户投诉的情况是违规了,那外卖员可能会收到警告,严重或者次数多的话会被永久解雇”。

三、不得不“佛系”

比起内地外卖员风驰电掣以及一小时接7、8单甚至更多的情况,香港外卖员“走路送外卖”“一个小时接两单”和不用掐时间送餐的工作模式,都让不少人都感慨在香港送外卖太“佛系”了。

只是这个“佛系”,更像是不得已的选择。

凯文告诉注册了Foodpanda和keeta两个平台,Foodpanda 是香港人最常用的外卖软件了,单量会比较多,keeta有奖励补贴,在两个平台“双开”的情况下,他下午上线了3个小时,一共接了5单外卖,算上补贴和小费,才赚了243元左右,“4单Foodpanda的,1单Keeta的。没有单子,想不佛系都不行,3个小时里估计有一个半个小时都是在等单子”。

疫情期间,户户送的外卖员一度饱和

疫情过后,外卖订单变少了,除了用餐高峰期和恶劣天气时,香港日常的外卖单量并不多。

为了多拿到订单,不少人都会选择“双开”或者“三开”,即注册多个平台一起接单,努力多接一些单子,Foodpanda和户户送的外卖员App上还有热点图,会实时显示哪个区域外卖单多,外卖员们就会赶往这些区域,但竞争压力也会变大。

比起内地全职外卖员一天能接50单甚至更多,香港全职外卖员一天接17、8单就算是不错的成绩。

不少香港外卖员都在期待Keeta进入香港,能让香港外卖变热闹,还有“步兵”想要买自行车转做车手,一方面是看中了车手更高的配送费,另一方面则是车手的订单会更多,但香港路况复杂,做车手风险不小。

Alan在送餐的时候就险些出了车祸,“香港比较繁华的地段基本都没有单车道,骑人行道上是违法的,只能在马路上和汽车一起,有次转弯就差点被撞了,幸好那个司机速度不快,及时刹车了”。Alan也因为这次车祸和单量的下降,在半个月后结束了自己的这次兼职。

在骑手社群中,时不时会听到有骑手出了车祸的消息,大多数都是因为速度过快,或者和汽车发生了碰撞。

Keeta准时达,让外卖员“卷”起了速度

(图源:Jimmy Chau,小红书同名)

Keeta进入香港后,推出了准时达,没有准时送到并不会扣配送费,但外卖员会拿不到准时达奖励,凯文所在的外卖员社群中,已经有全职的外卖骑手为了拿4元的准时奖励出了小车祸,“看照片是个南亚小哥,应该是转弯的时候速度太快摔出去了”。

在Keeta的影响下,户户送也针对用户推出了类似准时达的服务,但对于外卖员的约束不高,只是许诺客户超时15分钟以上会送上25元代金券,还和部分餐厅推出了满100减50的优惠活动。

户户送推出了准时送达承诺

平台变化之下,有外卖员开始担忧,随着Keeta进入香港,其他外卖平台会不会“卷”起来,也对外卖员提出要求。

但在已经兼职外卖员3年的凯文看来,香港外卖市场想“卷”起来没有这么容易,“Keeta现在用补贴吸引用户和外卖员,但商家、用户和外卖员各方面都还没跟上,到底是三日香还是日日香都不知道,我们专心‘多开’赚钱就好了。”但说完这句话,凯文又开始担心了起来,“就算之后Keeta发展起来了一家独大,配送费也不至于低到20元以下吧?”

还没被系统困住的香港外卖员,期待着鲶鱼入场搅动静水,也在担心鲶鱼是否会搅起浑水。

作者:王崭,编辑:斯问

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见锐度、见洞察,聚焦互联网和新商业的创新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电商在线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我,香港送外卖,一天1000元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