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烤肠,年轻人“少走20年弯路”?

宇宙尽头是卖烤肠攻略,就连产品经理在卖烤肠这件事情上也有自己的攻略。现在的产品经理,也就是产品的一颗螺丝钉,但烤肠不同,它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产品。当年轻人转行卖烤肠,能卖出什么名头?

支开定制的烤架,点着卡斯炉,摆好第一批六根烤肠的那一刻,26岁的李悟感觉自己做回了“古典产品经理”,喜悦之情不亚于自己参与项目第一次上线。

“现在的产品经理,也就是产品的一颗螺丝钉,”李悟说,“但烤肠不一样,从立项、调研、上线,这个产品完全属于我。”

互联网草创期,产品经理被誉为“离CEO最近的职位”,李悟也算是跑通了这条路——夜里支开摊子,他就从产品经理一跃成为烤肠摊CEO,用朋友的话说,他这是“少走了20年弯路”。

李悟不是个例,疫情防控措施放开后,数以万计的打工人盯上了卖烤肠这门小生意,小红书上“烤肠”相关笔记有63万多篇,会计、模特、程序员,各行各业都能无缝切换到烤肠摊CEO。

图源:小红书用户笔记

滴滴、保险、自媒体,曾是打工人应对中年危机的“三件套”,但如今,它们的江湖地位都有被卖烤肠取代的风险。

最近两个月,全国多地发布网约车饱和预警,从业者每天出车14个小时,却只能接到10单;广告行业低迷,部分平台头部自媒体创作者都入不敷出选择停更。

至于保险,先不提保险代理人队伍规模仍在持续萎缩,当你换好精修西装照头像,发出转行后第一条朋友圈的时候,就要做好微信好友锐减的心理准备。

相比之下,卖烤肠类似近期火热的“轻体力活”,它门槛低、强度不大、时间自由且颇受欢迎。“第一天朋友问我怎么卖烤肠去了,第二天问多少钱一根,第三天就问我几点在哪出摊了。”李悟说。

摆摊卖烤肠的旺盛需求,甚至带火了上下游产业链,在电商平台上,各式各样的烤肠机销量动辄上万;提供条幅、收款码等全套解决方案的商家好评如潮;八毛一根的淀粉肠直接脱销。

当然,行情火热也就意味着内卷,二八定律在烤肠界也仍然成立。幸运儿们卡住校门前、地铁口的黄金生态位,已经靠卖烤肠月入过万;而另一群倒霉蛋,日入六元劝退贴,是他们短暂摆摊生涯留下的唯一印记。

图源:小红书用户笔记

01

李悟的烤肠摊第一次试营业,是在清明节假期,摊位地址选在北京通惠河边,对面就是高碑店。

试营业前一周李悟曾在这里踩过点,确认了这里没有城管光顾。第一次开摊,李悟不求生意火爆,只求别碰见城管。

这里白天是钓鱼佬的聚集地,到了晚饭时间后,陆陆续续有人来河边散步,但人流量不大。

这对于初出茅庐的李悟来说是绝佳的试验场所,这里不至于没有生意,也不至于忙不过来。

18:30,李悟迎来了摆摊生涯的第一名顾客——一位带着女儿的年轻妈妈,年龄与他相仿。

虽然过去一个月在家演练过数十次,已经吃了几十根烤肠,但第一次“实战”,李悟依旧手忙脚乱、状况百出。

李悟先是忘记包装袋在哪里,找了近一分钟;烤肠递过去时候,他的手紧张地发抖,把番茄酱滴到了小姑娘的鞋上,找餐巾纸又花了两分钟。

第一单生意用了五分钟,李悟说了五句“抱歉”,其中四句是说给顾客,另外一句是说给帮他出摊的朋友听的——在他手忙脚乱之际,给朋友准备的那两根烤肠被烤焦了。

第二位顾客是在河边遛狗的中年阿姨,这次李悟明显沉着了很多,达到了在家演练时的水准,只一分多钟,一根油汪汪、被烤到开花的淀粉肠就从烤肠机转到了调料盘。

“要什么口味的?”李悟问阿姨。

“原味。”阿姨说。

“一点料都不要么?”李悟问。

“对,”阿姨朝一边挑了挑眉,“它不能吃料。”

李悟顺着阿姨的目光瞧过去,一只柴犬蹲在地上,伸着舌头看着他手里的烤肠。

一人一狗目光相对,李悟不由愣住,忘记给机器上的烤肠翻面,直到一股白烟升起,他才回过神来,赶紧把烤肠连纸巾递了过去。

目送着一人一狗分享一根烤肠,慢慢走向夕阳,李悟才想起来,自己和朋友们还没有尝到烤肠的味道。

02

每个都市打工人,都听过小区门口卖早餐阿姨月入数万的都市传说,在他们眼中,卖小吃是一门一本万利稳赚不赔的生意。

但摊煎饼、烤红薯这些项目,要么上手慢,要么成本高,只有卖烤肠对打工人最友好。它上手快,只要会煎鸡蛋,就能自学速成;它成本低,只要几百块就能开张;它受众广,很少有人能抵御洒满烧烤料淀粉肠的诱惑。

更重要的是,烤肠虽然客单价低,但毛利足够高,一根批发价8毛的烤肠,在大城市地铁口动辄卖到3、4块钱,即使运气再差,半个月也能够赚回设备的本钱,剩下的都是纯利。

图源:小红书用户笔记

何况,随着经验的增长,收入也会增长。李悟摆摊第一天,营业额只有28元,但第二次摆摊,一小时营收便突破百元大关。

当然,摆摊最大的风险从来不是卖不出去,即便没有摆摊经验的人也知道,流动商贩最怕的,除了下雨天就是城管。毕竟烤肠卖不出去一根只亏八毛,要是被城管没收工具,投资的几百块就要血本无归。

李悟第一次碰见城管是在一家商场附近,他的摊刚支开没多久,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城管正好巡逻到附近,警告了他。

城管巡逻了一圈回到李悟的摊边上,此时商场人流渐渐稀少,李悟主动递上一根烤肠,城管也没拒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

闲聊期间李悟得知,这名城管和他一样也是“北漂”,而且没有编制,只是临时工,临走时,城管还向李悟传授了如何避开巡逻的窍门。

城管并非唯一的问题,行业的内卷、客流的不稳定,都会影响最终的收入。

随着天气转暖,北上广深的年轻人都在感叹,卖烤肠的越来越多了;而北上广深卖烤肠的人则在感叹,年轻人怎么不买烤肠了?

在社交媒体上搜索“烤肠”,一半帖子都是劝退。有人第一次出摊只卖了两根6块,剩下的几十根只能自己炫了;有人出摊不到半小时赶上了下雨;还有不少人抱怨,今年卖烤肠的越来越多,摆摊十家有八家是烤肠,市场已经饱和。

03

成年人的字典里,没有容易二字。

与很多人印象不同,摆摊并不是卷不动之后的“退路”,事实上,只有最优秀的打工人,才能避开上面这些坑,靠烤肠赚钱。

在正式摆摊前一个月,除了磨炼烤肠技术、试验网上的各种调料配方以外,李悟还做了详细的市场调研,并建立了私域。

他在社交账号上直播自己摆摊的准备进度,并把感兴趣的人拉进群,不少群成员成了他后来的第一批顾客。

此外,他还骑车跑遍了住处附近的地铁站、商场,并发动群成员,制作了一个在线文档,记录了适合摆摊的点位,以及各点位人流量、竞争对手数量等情况。

总结来说,想要在烤肠同行中脱颖而出,除了要懂产品,还要懂市场调研和私域运营,一个优秀的互联网员工,大概率也能做好烤肠生意。

除了成本低、上手快以外,卖烤肠最大的优点是灵活。

对于打工人来说,兼职卖烤肠是绝佳的休闲项目。“就算卖不出几根,在河边吹吹风看看夜景,心情也会好很多。”每周末摆摊的几个小时里,李悟得以从文档和日报周报中彻底解放。

而如果是全职卖烤肠,理论上只要做好调研和各项准备工作,卖烤肠起码能维持温饱,甚至能够维持房贷的杠杆。

李悟算过这样一笔账,平均下来,自己出摊每小时的营业额在150元左右,如果按每天中午晚上各卖两小时算,理想状态下净利过万并非天方夜谭。

对比网约车,随着市场逐渐饱和,如今想靠开车月入过万,每天要在路上跑14个小时甚至更久。“你以为跑车是失业了来过渡一下,干了半年你就发现,你彻底和之前的生活说拜拜了。”一位网约车司机表示。

此外,无证开网约车一旦被抓,还要承担动辄上万的罚款,在如今不景气的就业环境下,巨额罚款无异于晴天霹雳。

相比之下,卖烤肠最大的潜在损失就是机器被没收,损失不到1000元,白天空闲的时间,还能刷题、改简历、刷求职软件,随时准备扯下围裙重回职场。

断断续续出摊一个月,李悟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目标——回本。

至于下一阶段的目标,他盘算着,如果哪天不想摆摊了,或者设备被城管没收,他就去卖烤肠攻略。

做保险、开滴滴、卖烤肠,打工人的归宿一再改变,知识付费永远是宇宙的尽头。

(文中李悟为化名)

作者:刘星志;

来源公众号:直面派(ID:faceurhart),讲述值得讲述的真实故事,直面生活、命运和内心。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字母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卖烤肠,年轻人“少走20年弯路”?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