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风”的AIGC,“吹灭”了元宇宙?

越来越多海内外大厂被AIGC吸引了目光,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元宇宙这一概念的生存空间是否会被压缩?未来元宇宙这一概念是会走向“熄火”,还是在“阵痛”之后重新焕发活力?不妨来看看作者的解读与分析。

从科幻小说《雪崩》里走出来的元宇宙,如今正在上演“地价雪崩”。

CoinGecko的一项调查显示,Otherdeed for Otherside、The Sandbox、Decentraland、Somnium Space和Voxels Metaverse这五款知名元宇宙土地价格近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其中,歌手林俊杰曾耗资12.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购买的3块虚拟地产,如今只值1万美元左右,浮亏91%。

“地价雪崩”是元宇宙整体热度退潮最明显的表象之一。除此之外,海内外大厂对元宇宙的“注意力”也大不如前。

All in元宇宙的Meta的RealityLabs在2022年共亏损137.17亿美元,较2021年亏损扩大34.57%;曾经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市值一年时间蒸发约600亿美金;腾讯也宣布XR全线岗位取消。

因为海内外大厂们,已经不约而同的被AIGC吸引了目光。

在海外,微软旗下Office、Azure云服务等所有产品都将全线整合ChatGPT,谷歌也发布基于谷歌LaMDA大模型的下一代对话AI系统Bard。聚焦国内,百度官宣正在研发的大模型类项目“文心一言”,阿里巴巴、京东等中国企业也表示正在或计划研发类似产品。

那么,随着基于深度学习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不断发展,未来以文心一言和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大模型,是否会进一步挤压元宇宙的生存空间?

一、AIGC不想与元宇宙为敌?

元宇宙和AIGC之间,绝不是彼之所得必为我之所失的“零和博弈”,反而更像是一场“正和博弈”。

毕竟,元宇宙是在5G通信、人工智能、机器人、互联网、区块链等众多先进技术聚合下,形成的新型数字生态。在元宇宙这个数字生态中,AI原本就是支撑体验的底层技术之一。

从这个层面来看,以文心一言和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大模型的出现和成熟,只会进一步“催熟”元宇宙。

其一,AIGC可以为元宇宙注入“体验灵魂”。

以XR和数字人为例,如果将元宇宙看作一个大型MMORPG游戏,那么虚拟数字人就像是游戏中的NPC和玩家,而XR则是链接玩家与游戏之间的通道,没了“通道”和“玩家”,这场游戏也就失去了“灵魂”。

然而,以目前XR和数字人的技术水平,显然还不足以撑起元宇宙的“故事”。要知道,截至目前为止,虚拟数字人的技术不够智能,也不支持有记忆的连续对话;VR也面临内容匮乏、眩晕感难以克服的困境。

不过当XR和虚拟数字人“接入”AIGC之后,不仅可以优化虚拟数字人的语言交互功能,还可以让虚拟数字人的知识图谱也从单一领域走向综合领域;XR硬件也可以在系统层等多个环节中调用ChatGPT相关功能,AR内容的交互方式或许将会迎来新的变化。

考虑到这一点,目前至少有十余家虚拟数字人厂商宣布其虚拟数字人产品接入ChatGPT接口,与此同时,李未可、Rokid、雷鸟创新、影目等多家国内的AR眼镜创企都已经开始尝试将ChatGPT融入其产品中。

其二,AIGC能助力元宇宙内容创作生态的形成。

虽然目前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主要以文本、图片生成等2D信息为主,但可以预见到的是,随着大模型迭代速度不断加快,生成式AI将会很快涉及到3D领域。

届时,AIGC或许将大大提高内容生成的效率,降低成本,为构建元宇宙这一更为宏大的场景提供工具支撑。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完全体”的元宇宙游戏中,至少要达到《头号玩家》里绿洲的水平,那么必然需要搭建更多元、更精细的场景。业内人士曾估算过,如果要考虑到视觉效果,专业画师一张图的成本可能在5000元至1万元,那要搭建一个完整的世界所需要的资金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绝非一两家互联网企业可以负担。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AIGC作为继PGC、UGC之后的新型内容创作方式,采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自动生产内容,一张图的成本可以降至4毛,甚至更低,并且效率更高。比如在NVIDIA instant-ngp和tiny-cuda-nn的帮助下,网易瑶台神经隐式曲面建模的速度从一开始的10个小时,优化到了10到20分钟,相比传统MAYA类手工建模效率提升百倍。

结合这些特点,「智能相对论」认为,即便当下AIGC热度大爆,但元宇宙正在失去往日的讨论度,但AIGC并不是来与元宇宙的抢热度甚至拿走“饭碗”的。反而,两者之间存在的是一种正向的线性关系,生成式AI技术的成熟,将会为元宇宙带来突破性机遇。

二、元宇宙是“真崩盘”还是“假熄火”?

AIGC会在未来元宇宙的搭建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不可否认的是,元宇宙如今进入“阵痛期”,与AIGC的出现与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一个显而易见的现实问题就是,在元宇宙与AIGC这两个高强度的赛场,还没有什么企业能够“财大气粗”地同时入场。

要想跑通一次100亿以上参数量的模型,至少要做到“千卡/月”这个级别,按照一张GPU五万元的均价计算,1000张GPU意味着单月5000万的算力成本。

业界测算, GPT-3 涉及 1750 亿参数,训练费用约花费 1200 万美元。据国盛证券报告估算,GPT-3 训练一次成本约为140万美元,每一次训练任务都耗资巨大。

AIGC的成本投入尚且还有清晰的账目可算,但“能装下未来”的元宇宙,在成本上难以看到尽头。

尤其是,在宏观经济疲软的当下,行业“主旋律”进入降本增效时,在“相对遥远”的元宇宙与“足够临近”的AIGC之间,大部分企业都会做最具性价比的选择。

并且,除了成本性价比AIGC的可预见性更高,在回报上,国内元宇宙暂时还未实现规模商业化,短期内难以带来回报,但AIGC已经有了可预期的商业化链路。

华为公司蓝军顾问蒋国文也曾表示:“当前,元宇宙的发展还没有跨过裂谷,预计10年进入业务商用的初期。”

与之相对的是,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技术已经可以在搜索、内容工具等领域切实为用户带来生产效率提升,也能带来一定的收入。百度自3月16日开放文心一言内测至今,就已有15万企业申请文心一言内测,其中有超300家生态伙伴在400多个具体场景取得测试成效。

两相对比,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更多的企业愿意将资源选择投入到AIGC而不是元宇宙。

AIGC的出现,确实“非主动地”挤压了一部分元宇宙的“生存空间”。站在长期视角下,元宇宙依旧具有很高的想象空间。

一方面,虽然部分互联网企业打“退堂鼓”,但国内有多个地方政府,仍坚持展开在元宇宙领域的新布局。

比如,苏州市工信局近日发布2023年度苏州市元宇宙重大应用场景需求,涉及7大领域30项需求场景,开始向社会征集解决方案;河南省则印发《2023年河南省数字化转型战略工作方案》,支持郑州市争创国家元宇宙创新应用先导区。

截止目前,国内已有近40省市地区发布元宇宙产业发展规划文件,另外,还有超10个地区成立元宇宙相关产业基金,基金总规模近300亿元人民币,UBS(瑞银)上个月将元宇宙加入了其长期投资清单。

企业的“退”多是从现实的经济层面考量,但政府的“进”,代表的就是该产业是未来的方向。见一隅而窥全貌,元宇宙产业的潜力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从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来看,元宇宙技术的发展也符合整体趋势。

2021年3月,借Roblox上市的契机,元宇宙概念爆火,导致行业过热,而后在今年开始遇冷。当元宇宙的热度下滑到某个相对底部的位置后,泡沫出尽,又会逐渐从低谷开始爬升,行业的发展会更加理性和健康。

正因为如此,一部分真正坚持对元宇宙投入的企业已经清晰浮现,并在未来或将在各自的领域引领元宇宙健康前行。

比如,中国移动咪咕的鼓浪屿元宇宙项目,为用户提供文旅游览、互动娱乐、消费购物等数字生活体验,打造自主可控、自由探索、即时互动、实时在线的“元宇宙第一岛”;作为2023网络春晚的虚拟技术支持,网易瑶台还为央视网成功打造了网络春晚首个元宇宙会场,并建设性的配备了智能捏脸、自由换装以及多种趣味互动玩法,为观众带来了颠覆式的虚实结合的晚会体验。

Meta公布的一项全球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止2031年,元宇宙产业发展普及将为全球经济贡献3.01万亿美元。而那些泡沫撇去之后的元宇宙真正投入者,定然是贡献中最大的推手,也将从中获益。

总而言之,AIGC作为一种新的内容生产方式,与作为新型社会形态的元宇宙之间,目前看似是此起彼伏的“竞争”关系,实则是相辅相成的“共生”关系。AIGC的成熟,将会为元宇宙带来突破性机遇;而元宇宙的良性发展,又为AIGC的落地提供了无限场景。

虽然由于前期过高的市场预期及炒作,导致依然处于概念和原型阶段的元宇宙有些后劲不足,但或许如同网易瑶台负责人刘柏曾表示的那样:“元宇宙并没有凉,而是变得更加良性或理性,元宇宙未来一定还是很重要的发展方向。”

在潮水退去的那一天,元宇宙企业估值或许将逐步回归。

作者:青月

来源公众号:智能相对论(ID:aixdlun),深挖人工智能这口井,评出咸淡,讲出黑白,道出深浅。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智能相对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造“风”的AIGC,“吹灭”了元宇宙?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