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货主播逃离618:去年月入3万,今年降薪离职

宇宙的尽头是带货,但尽头也在对一些人关闭。这篇文章深度剖析了直播电商主播行业“去泡沫化”的现状。作者通过采访多个直播主播和企业人士,分析了直播主播薪资普遍下滑、入行门槛提高、行业竞争加剧等问题。

宇宙的尽头是直播带货,但尽头的大门,似乎正在对一些人关上。

“去年618,在公司带货卖了将近70万,今年618,我已经待业在家快三个月了。”做了三年带货主播的李凤飞说道。

随着直播行业快速发展,在与整个电商产业深度绑定中,主播们不断被“神话”。少则月入过万,多则年入百万,主播这个职业在过去几年里几乎成了最令人歆羡的职业之一。

眼下,“史上最卷”的618购物节已经启动,带货主播们却面临着被行业“淘汰”的危险。

今年以来,关于主播被降薪、裁员的消息不时传出。此前就有报道称,杭州的大部分带货主播遭遇降薪潮,去年主播薪资平均在1.2万元左右,今年则普遍降到了8000元以下,兼职带货主播的薪资更是砍半,一些头部主播,薪资也从年薪千万降到年薪百万。

电商主播降薪的话题引发热议

图源 / 微信视频号

“电商主播‘退潮’已经是业内的共识了。”李凤飞说,不仅是杭州,今年,全国各地的主播都能感受到这种趋势,收入大幅下滑、直播时间延长、绩效越来越难完成,公司培养主播的投入明显减少。

随着薇娅、雪梨“离开”,李佳琦、罗永浩、辛巴减少直播频次,东方甄选、“疯狂小杨哥”的走红,头部主播们被洗牌。而对于已经或将要经历这场变化的主播、机构、平台来说,需要准备的可能不仅仅只是心态的改变。

01 三年资深主播,底薪降了20%

在知乎上,一则“大学期间在直播公司做了两年的兼职主播,现在毕业了,想着能不能长期做下去”的提问帖子下,很多人的回答是:直播带货不好做了,别入行,快跑。

行业的风早就变了,李凤飞对此有着非常强烈的感受。在直播带货领域,她已经摸爬滚打了三年,见证了这一赛道的起起伏伏。2019年从北京某科技公司离职后,她进入杭州的一家直播公司做运营,主要负责服装产品的线上销售,后来又被调到主播岗,成为一名服装带货主播。

虽然当时完全是新号起家,但稍微加点付费流量,基本上每发一个视频平均点赞量1万多,一周能有1个点赞过万的爆款,涨粉速度也很快,当时自己能感受到整个行业蓬勃发展的态势,觉得努力就有“赚大钱”的希望。

“按平均水平保守地估计,当时杭州一位四千万粉丝的主播,一场4小时的直播下来,整个团队能拿到的各种费用及抽成达五六百万元。一位二百万粉丝量的主播,一场直播下来,也能拿到四五十万元。”李凤飞说。

但工作不到三年,她月入百万的希望逐渐被“掐灭”。

2021年的时候,公司对主播没有业绩考核,不用坐班,带货四小时,纯自然流量,自己的底薪是8000元,提成3个点(卖10000元提成300元),平均月薪在2万左右。去年618期间,她单月卖了将近70万,底薪加提成和奖金,到手月薪3万多。

2022年下半年,直播公司倒闭或者公司裁撤直播部门变得很常见,她经历了五六个“黄”了的直播公司,越来越多的同事们开始换品牌、换公司、换工作。

今年年初,公司发布硬性规定,必须直播满6小时、必须坐班,提成不变但底薪降20%。而且她发现,平台的数据增长越来越难。自己开播一个多月,在仅有自然流量的情况下,直播六小时,成交量仅有个位数。

公司转到付费流量后,她用付费的节奏带货,结果几轮下来,一单没成交。而且按规定,公司付费需要主播达到一定的绩效,产品点击率大于25%,点击转化率高于3%。对于她这种还算有些“经验”的主播,KPI压力非常大,完不成被扣钱是家常便饭。

今年618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但辞职在家的李凤飞,已经三个月没工作了。

主播降薪并非个例,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2023年一季度数据统计,目前大部分主播月薪集中在6000元-8000元左右。与去年同期的薪资对比,同比下滑了30%左右,直播行业里运营、中控等其他相关人员的工资也出现了约20%的下降。

主播降薪涉及的面也很广。李凤飞说道,去年杭州兼职主播的时薪平均是200元,今年直接砍到120元,大主播在前两年5-10万的月薪非常常见,但今年就很少了。对于大主播来说,公司直接降薪的不多,但带货的绩效下滑明显,薪资缩水5000元-10000元还算少的,尤其是带一些季节性的产品,淡季的时候,大主播薪资会直接腰斩。

另外,公司的要求也变得苛刻。在杭州做美妆产品带货主播的闪闪介绍,她曾遇到过一家招募主播的传媒公司,对方给成熟主播的底薪只有7000元,还要求其团队必须给出成果方案承诺,比如七天要达到一定的业绩,两三天就看到几十万的爆单,达到要求,薪资才可能过万。

闪闪补充说,服装、美妆、珠宝等算是带货里比较好做的三大品类,如果是大品牌,销售情况会更好。但这两年,大牌商家纷纷转向自播,减少达人直播的投放比例。自己曾带过的一个美妆大牌,今年只在一个粉丝千万级的达人直播间出现过。

“薪资降低的背后是直播行业越来越卷,公司卷、主播卷、品牌卷、平台也卷。”某直播电商运营服务商向开菠萝财经介绍,任何行业都有自己的发展周期,直播带货行业经历了探索期、成长期、爆发期,目前整个行业正经历着优胜劣汰、稳定格局的自我调整阶段。其中,一个主播火热的周期一般在3-5年之间,作为行业的重要一环,正经历着新一轮的淘洗。

02 要求更高,“小白”越来越难找工作

“今年公司不再招小白了,兼职招的也很少,需保证每周完成40小时的直播时长。”某直播公司的运营经理小付向开菠萝财经介绍,现在主播上播一个小时,公司少则要付出几千、几万,多则几十万的广告费和运营成本,不会随便让一个新人上,主播数量以及头腰尾部主播的比例影响着公会公司(与直播平台签约的直播公司)的直接收入。

他说,前两年,运营们能在不同的平台挖到很好的主播,稍加培养就能成为不错的带货达人,投入的成本也低。但这两年,头部主播已经被机构们瓜分完毕,有潜力的网红又被很多传媒公司盯上,抢夺难度加大。要想获得优质的资源,只能提高主播招募的门槛,但同时,门槛又不能设置得过高。

在他们公司,现在一个运营每周需要完成2个主播稳定开播的指标,这就要求他们在筛选主播时,既要数量多,还要质量高。一般来说,一个运营一天要面试5个人左右,通过一轮面试的也就2个。小付说,自己4月份招了7个人,两周跑了4个,剩下的3个业务能力还不高,这就很失败。

在他看来,主播筛选更严格的原因是直播行业竞争越发激烈,做好越来越难。

他解释说,现在的直播带货,对主播能力要求更高。尤其是依靠自然流量,直播间观众不精准,加上现在多数中小主播,主要带货的是白牌,公司投流少,需要主播一边拉流量,一边卖货,主播话术要具体、详细,能够熟练利用福利炸场、引流、互动。所以公司在招募主播时,不仅要筛选出形象气质佳的,还要有一定的直播经验。

开菠萝财经搜索BOSS直聘发现,招聘带货主播的企业非常多,月薪普遍显示在1万以上,但在详情页面,需要主播掌握的能力很多,除了基本的直播经验,还要有成熟的自媒体运营经验,成熟的自媒体账号,熟练掌握直播销售手段等,“无经验”“小白”“新手”基本上不在招聘范围内。

图源 / BOSS直聘

小付说,想要带货效果好,要么有很好的供应链优势,用产品吸引人,要么有很强的IP孵化能力,用优质主播拉人,否则,不管是在哪个平台投流,取得高收益都很难。

根据《2022年双11电商人才数据报告》,2022年电商行业相关雇主招聘预算减少,岗位需求较去年同期增长9%,但平均月薪同比下降5%。

03 曾全款买房的带货主播,离职后教人直播

带货主播是妥妥的新兴职业。2020年,人社部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带货主播成为正式工种。2021年10月,人社部等部门发布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其中“直播销售员”工种设五个等级,并规定申报等级证书的条件。由此,带货主播加入到持证上岗的专业职业行列。

搭上居家经济和网红经济的风口,从教培行业转到带货主播的桃子,在直播带货的岗位上工作三年,不仅全款买下了一套200多万的房子,另外还攒下了20多万元存款。

在过去如火如荼的几年里,直播行业迅速飞起,带货主播成了“香饽饽”,月入过万的诱惑,吸引大批年轻人参与。据浙江省商务厅统计显示,截至2022年底,杭州头部直播机构有32家、近5万名主播,按照杭州全部人口计算,相当于每12个人里就有一个从事直播相关行业,每247人里就有一个主播。

但很快,随着互联网流量的红利期消退,直播变得难做,而大量主播的持续涌入,加剧着行业竞争。

除了上文提到的降薪、裁员之外,主播们也面临着身体超负荷的压力。桃子说,去年自己阳了,因为要保持流量的可续性,两天后,她不得不强忍着头疼,在家里直播。三年带货,家里的药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有治疗声带受损的、神经衰弱的、内分泌失调的、腰间盘突出的等等。

“城外的想进来,城里的想出去,这就是带货主播的现状。”桃子说,一方面,现在依旧有很多人认为直播带货是个发展前景良好,起步难度小,短期内能够快速积累财富的好工作。

在小红书搜“带货主播”,有超过8万篇笔记,很多人在评论区求“新人带货主播群”。某直播带货教育机构的负责人介绍,他们一个月共招募三期学员,一期有20多人,报名的人很多,每期都会招满。

大量想要成为带货主播的年轻人,正在前来的路上。

而另一方面,是急着离开的主播们。桃子说,自己的很多同事都离职了,去年11月,自己也离职了。

离职后的主播,大部分还是会从事相关的领域。桃子介绍,能力突出,知名度高的主播,一般会开一家经纪公司,自己退居幕后;知名度不太高,但有一定专业能力的主播,一般会跳槽到更大的直播公司,从事幕后工作;另外一些要么从事相关自媒体职业,要么进入直播机构,做培训老师。

桃子说,离职后,她在国内外旅游了一圈,攒的钱基本上不剩了。现在自己回到了老本行,继续从事教培,但领域变成了直播带货教育培训。同时,她在小红书、抖音上设有专门的账号,讲解一些关于主播话术、小白带货训练、直播起号等相关问题,目前全网已有10万多粉丝。

她说,抛开行业和公司发展现状不谈,现在的主播想要赚钱,从自身出发,最起码要做到三点:不要生病、保护好嗓子、稳定的情绪,只要有一个没做到,主播的生涯也就到头了。

而对于正在涌入直播带货的年轻人,他们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一切还是未知。

作者 :纪校玲;编辑 :金玙璠

来源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关注直播电商、新消费,专注深度内容。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开菠萝财经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卖货主播逃离618:去年月入3万,今年降薪离职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