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招工,不待见中年人?

“现在找工作,不超过30岁最方便,45岁以下还有些选择,再大点就不行了,直奔保安吧!”而如今,直播招工正在成为一种常见的招聘方式。试问,直播招聘,可以为大龄蓝领们带来更多可能吗?

刘大,辽宁沈阳人。16岁开始北漂,做过服务员、快递员、乘务员,住过桥洞。一眨眼,毛头小子成了45岁的中年人,刘大现在北京一家幼儿园里做保安。闲暇时,他爱拍些花草和城市景色上传快手,受欢迎的短视频作品能收获近一万的播放量。不仅如此,现在的这份工作,也是他从直播间里找来的。

近年来,数字技术的发展催生了更为便捷的招聘途径——直播带岗正成为继网站、软件、社交媒体后的新型招聘模式。

2020年以来,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等网络招聘平台先后上线直播招聘功能;众多企业和地方政府就业服务部门纷纷入驻直播间释放岗位;快手则在2022年上线直播招聘“快招工”板块,定位蓝领招聘。招聘方只需提交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资料完成官方认证,就可开启招聘直播。

相对于传统的线下招聘,直播招聘被认为可以加速信息流通,增加招聘渠道,使招工市场更加高效、透明、真实。有人力资源行业用户更是在短视频平台上疾呼:“直播招工将成为接下来蓝领劳动市场上的蓝海!”

根据《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2022》中的数据显示,我国拥有7.47亿就业人口,其中,蓝领劳动者群体规模达4亿人以上,占比超过53%。同时,该群体也并不年轻,平均年龄达到了38.8岁。

当大龄蓝领跨过手机软件这道数字鸿沟,终于来到招聘直播间,却发现招聘方最在意的不是技术经验、身体状况,而是年龄——道新的门槛。

直播招聘,可以为大龄蓝领们带来更多可能吗?

一、“关注加报名,下播联系你“

据刺猬公社观察,BOSS直聘、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等网络招聘平台的直播间,多和名企、大型公司合作,面向应届生或技术人员,推出各类高薪、高要求的白领岗位。

直播间内有清晰的职位橱窗和薪资待遇;点进主页,有公司地址、上班时间、业务范围等信息;更详细的还可看到此账号的回复率、简历反馈率、平均响应时间;一些平台还能实现网上预约面试。

这些平台的直播招聘流程较为规范,可在登入时,便要求用户上传教育经历、求职目标等信息。这些操作在无形之中,限制了一部分大龄蓝领的进入。

而快手的操作更加简单,其上线“快招工”板块之际,便从主流用户出发,明确了“蓝领招工”的定位。“老铁们”在直播间点击报名,留下联系方式,即完成一次工作投递。

快手直播间,三种最常见的招工类型|图源快手截图

在快手中,直播招聘方大致分为劳务中介、工厂直招和地方政府就业部门三类。多数情况下,招工主播会直接出镜和工友互动、解答问题,也有部分直播间滚动播放工厂的环境视频,用加粗荧光字体标上年龄要求和薪资范围,辅以画外音。可以说,主播、工厂环境、大屏文字信息是招工直播间的三大基本配置。

有的直播间会播放流行歌曲“热场子”,由外形条件较好的主播唱歌、唠嗑。除普通话外,方言在这里也能起到增近亲切、精准区域招工的作用。信息增量和及时反馈的交流感,是直播间里的两大招工法宝。

“只要你18至45岁,大龄工的食品厂、女生多的电子厂、挣米多的机械厂、简单的包装厂,我们都有岗位,免费介绍工作,左上点关注右下点报名,我们下播后联系你为你提供合适的工作……”流利的口播往往会引起一阵报名潮,直播间屏幕上不时飘过提示“XX正在报名”。

过不了多久,招聘方就会打来电话,一些本地求职者甚至可以在家附近实现当天面试。这为不少蓝领丰富了求职的选项,打破了人际关系和地理位置带来的限制。

目前,直播间的岗位种类集中在制造业和服务业,大多对工人的技能要求不高,多招长期工。

有的主播说话直接:“我们不招临时工。你想做短期的也可以,但面试的时候就不要这样说嘛。你做两个月再走,谁也没和你绑定不是……”在直播这样的新型招聘模式中,有些事情依然没有改变:工人的稳定性决定着劳务中介的收入。工人做满一个月甚至更久,他们才能拿到来自用人单位的“费用”。

可是对于外地的求职者来说,仅凭只言片语就线下奔赴一个陌生地址,还是太有风险。于是有些直播间会打出诱人的福利——“外地过来报销路费,提供夫妻房长白班,不体检不面试来了立刻入职”。

这些时候,生态中的复杂性会变得非常具体,主播们的热情承诺掺杂了“水分”,需要应聘者仔细甄别。

招工主播在为工友做”打黑科普“|图源快手截图

“我们是工厂直招,不收取任何费用!”——“现在哪里有工厂直招?工厂开一个直播间不要钱吗?你看到的全是中介!”

“来了报销路费!”——“如果我想骗你,就会说路费全包,我们是部分报销哈。”

“全是长白班工作!不累!”——“现在长白班位置都是满的,不出两个月肯定还要你倒班!”

不同的主播就这样“互相拆台”,“拆”得越激烈,直播间越火热。一些主播干脆做起了“诚信打黑”的科普内容。看似没讲工作,但飘飞的弹幕证实了招工的火热,也透露出蓝领劳动者们的焦虑与担忧。而招聘方为了找到更加合适的工人,也使出浑身解数。线下的招工情况反映到直播间,两个世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关联与化学反应。

二、年龄是道坎儿

直播招聘时,主播除了基本的口播台词外,还要及时回答评论区的问题。这是最能够帮助工友放下顾虑,促进报名的方式。但当对答如流的主播面对大龄工的提问,他们往往语气一变:“暂时没有这样的工作,可以先关注我们,之后有合适岗位方便找到我们。”

直播间内,大龄工们最关心的是年龄要求|图源快手截图

滑到下一个直播间,主播走的是“坦诚风”:“我背的口播稿里说招到55岁,不过人力资源那边据说只招到45,您先报上试试,行不行您等通知……”再下一个主播,斩钉截铁:“18-45岁小了不行,超了不要。年龄不合适别投简历浪费我时间。”在庞大的招工市场中,主播的语言越精确,求职者对自身的定位也就越精准,这可以减少信息差带来的不必要麻烦。

2月和7月是蓝领的用工高峰期。但对于大龄蓝领来说,很快到来的7月可能意味着空窗期。“52岁现在没岗位。6月初618节的时候缺人,55的都招。现在岗位满了,52也不行了。工厂也在等暑假工呢。50岁以上的岗位,现在都不多了。”

在快手招工的中介,预告暑假工的到来|图源作者朋友圈截图

刷进另一个直播间,主播也在为50岁以上的工友解释:“今年超过50都不好找工作咯。我们都理解,年龄只是个数字,您身体可能还倍儿棒。但这几年工厂效益不好,订单不多,今年开始很多人都出来打工挣钱,大学生也失业的一大把。人一多,招工年龄就限制得更厉害了。不少都限制在45岁……”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刷刷掉下10多个。

“现在找工作,不超过30岁最方便,45岁以下还有些选择,再大点就不行了,直奔保安吧!”凭着二十多年的北漂经历,刘大对自己的预测颇有自信。

更大的视野中,据《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50岁及以上的蓝领劳动者在该群体中占比28%。当劳动力市场中“找工难”和“招工难”的困境映射到招工直播间,不少直播间迫于现实工厂需求,无法招聘50岁以上大龄工。

滑动屏幕,有时还是会发现面向50岁以上的岗位。它们大多是简单的分发、包装或普工,工资水平较低,待遇一般。不仅如此,因蓝领劳动市场上以体力劳动工作为主,在招工时大多偏向男性,对女性蓝领的年龄限制则更为严格。

“大龄男做保安,大龄女做保洁”似乎已经成了蓝领劳动市场上所有大龄工的归宿。

三、信任危机

在做保安前,刘大从事了近5年的快递代派的日结工作,一次送快递时,货运小车倾倒,压上了刘大的小腿。“肉挂开都看到骨头了,但我这种日结工不属于任何公司内部,也没有保险。”于是,刘大自费到诊所包扎,学着自己换药。那天之后,他再送不了快递,收入骤停。

受伤前,刘大已经在一个招工直播间蹲守了两月:“我不点关注,不点红心,就只看。”在直播间保持这样的冷静并不容易,招工主播总会点名欢迎刚进直播间的工友,高频次地提醒他们点关注、点赞、点报名。

在刘大看来,这些年找工作处处是坑,直播间不会让它变简单,而是和现实社会一样复杂:“你不要听他说得多好。我就一直看,看他怎么和其他人互动的,也和底下互动的人私信聊聊。时间久了,总要露馅儿,这个主播人品怎么样,你自然就知道了!”

在养伤期间,刘大终于选择相信其中一个主播。他在直播间报名,得到一份地铁跟车巡逻的工作,收入虽然比以前少,也还算可观。

很快,他发现这份工作和当时说的不一样:“主播说工作时间8到12小时,真的上岗后,才发现加班是常有的事,有时要做15、16个小时,我腿伤还没好全,站在那又酸又麻,受不了。”

刘大辞了职,从此对直播招工更加谨慎。

刘大的故事是许多大龄工的缩影。他们因为年龄增长、工伤等原因,逐渐失去了原本工作的稳定性和竞争力,逐渐滑至劳动市场的边缘,屡屡受挫。

闲聊中,刘大的同乡为他介绍了一个新的招工主播。“我老乡在他那里找到了工厂活儿,实际工资比主播说得还高。”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他在直播间报上了名。简单沟通后,保安公司打来电话,请他到线下面试。

“我本来不相信他们的,不过甲方都直接打电话给我了,我就没啥顾虑了。”刘大通过了面试,成为一名幼儿园的保安,如今已经做了一年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大意识到不对劲:自己没有年假、加班费、保险和劳动合同。不仅如此,刘大的搭班同事自2022年初到现在就换了48个。这些人大多是来自直播间招工,到岗后却发现,实际情况与描述不符。“可以说,不少都是被‘骗’来的。”

他将同事的接连离职归结于自己所在的公司,而非当初的招工主播:“主播也是好心,我不怪人家。但是从入职以来,我就没看到过公司主管,他们不来了解工作情况,怎么和直播间介绍我们这个工作呢?”他听说,当初的招工主播已经取消了和自己公司的合作。

谨慎的刘大避开了直播间的坑,还是没能规避掉后期工作中的权益风险。

看似高效、透明的直播招聘,仍存在着传统蓝领劳动力市场中的诸多弊病。提高直播招聘中岗位的真实度,加强线上招聘流程的规范,为蓝领劳动者做好岗位筛选,直播招聘才能真正对蓝领劳动力就业起到促进作用。

四、直播间外

在传统劳务中介招聘模式中,招聘环节被层层转包,招聘信息被反复易手,薪资被层层抽成。这些因素导致蓝领群体的找工成本较高,权益易受损害,并且选择权较小。这给蓝领和企业方都带来了不少负面的影响。而直播招聘的出现使蓝领劳动者有了更多主动选择权。

尽管刘大没有在直播间里找到完全称心如意的工作,在物色新工作时,他仍然想从直播间里入手。

在他看来,传统的熟人介绍或是劳务中介都不够靠谱,有时碍于人情,难以直接提出自己的疑惑和诉求。但只要在直播间蹲守够久,总能辨识出一个可靠放心的招工主播,把工作问清楚,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有人在招工直播间看乐子,我们在品人。”年近50的他在用漫长的时间投入来规避可能的找工风险,这背后,透露出的是对整个行业的不信任。

53岁的艾军就将自己与招工直播间完全隔离开来。

来自江西的他做了30多年的卡车司机,走遍全国各省。2022年初,因为体力和收入的下降,他来到北京重新找工作。

“以前我们卡车司机是很受尊敬的好职业,但现在烂大街全是司机;以前我们读了高中就很难得了,现在烂大街的本科,我们都成了文盲!”他坦然接受了如今的处境,转头寄希望于骑手平台:“我现在不信任何人,就靠这个软件,跑一天有一天的收入。”

但同样是网上平台,他对直播间持绝对怀疑态度:“我超级不信任那些的,大部分都不靠谱。我们这把年纪,怎么可能还有好工作给我们?”

他翘起脚拍了拍自己的运动鞋:“这双鞋就是我老婆在网上看视频买的,买了退又买,两次才买到合适的。”无论购物还是工作,他都更倾向于眼见为实。

出于对网络不信任、对手机软件操作不熟练等原因,目前,蓝领招聘的线上化率依然较低。同时,我国蓝领劳动者群体的平均年龄已高于我国劳动人口的平均年龄。未来,随着90、00后年轻群体进入蓝领工作岗位的意愿不断降低,我国劳动者年龄群体不断老化,蓝领群体的平均年龄也将继续增加。

如何让更多求职无门的大龄蓝领,真正对线上求职敞开心扉;又如何在线上蓝领招聘中,为数量庞大的大龄工开放一片继续奋斗的空间,这依然是未解的难题。

“你要说现在不好找工作吧,其实也没有找不到的工作。就看你能不能接受越来越低的工资。”他伸出食指指天:“年纪大就不要眼睛看太高了,要向现实低头!”

在他的计划里,自己要再奋斗几年,等60岁去做保安:“保洁、扫大街、保安这些工作,都应该是我们这些老年人做的。我最看不起年轻人去做保安,没斗志,没思想!”

但在另一边的直播间里,60岁做保安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艾军对此毫不知情。

(文中刘大、艾军为化名)

作者:徐 嘉,编辑:石灿

来源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互联网内容行业观察与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直播招工,不待见中年人?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