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音乐,会是下一个QQ音乐吗?

就在2023年,音乐和音频在微信中有了独立频道,而这某种程度上表明了微信布局音乐这门慢生意的决心。那么,微信为什么执着于做音乐?微信音乐的未来发展,还需解决哪些问题?一起来看看本文的解答。

上半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打开微信下拉本想点个咖啡提提神,没想到小程序顶部,赫然出现最近播放的音乐和音频图标。

据微信客服回复,目前最近播放正在灰度测试中,暂不支持关闭。

这对音乐圈的你我来说,可不比大杯冰美式更提神?

腾讯对音乐的野心从不遮掩。

无论是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腾讯音乐集团(TME)三巨头在版权上的激进;还是酷狗概念版、波点音乐、豆瓣FM等小众音乐APP在产品上的迭代更新——是的,它们都是TME旗下或投资产品——都能看出它对音乐这门生意的上心。

而今,腾讯选择在最得意的产品微信上继续深入音乐行业,社交+音乐,这个最有潜力点燃用户炸点的组合,会真的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么?深瞳音乐与你一探究竟。

一、微信音乐的前世今生

微信与音乐的缘分,说深不深,说浅不浅。

2012年,微信4.0版本上线朋友圈功能。随后,各类软件开始逐渐开放分享到微信的接口,其中当然也包括当时刚起步的移动音乐APP。

彼时,在微信分享音乐,曾是文艺青年的标志之一。

“如何看待在朋友圈分享歌曲的人?”“一个男生/女生经常在朋友圈分享歌,说明TA是怎样的人?”总会时不时出现在知乎首页提问。

而微信,也在十余年间,不断试探与音乐拉近关系。

2017年,微信推出“搜一搜”功能,在音乐搜索中打通QQ音乐和全民K歌的资源,在微信内即可实现无缝听歌。

2020年,微信上线视频号,为音乐可视化呈现带来最适宜的生长土壤。

2021年,微信8.0版本的爆炸式更新中,突出了音乐可视化呈现,即分享到好友或朋友圈的音乐,点击播放按钮可以直接收听,点击音乐主体则会进入MV播放页面,MV页面中可以对音乐进行转发、点击以及评论。

同年,微信上线“彩铃”功能,21世纪初的彩铃社交文化再度文艺复兴。

2023年,音乐和音频在微信中有了独立频道,聊天窗口中也多了音乐选项。

同时,在音乐APP中归属于会员专享的音乐,在微信中都可以限时免费收听,这里当然包括华语乐坛最大热门周杰伦的音乐。

今年6月,在灰度测试中,音乐和音频也被挪到了微信下拉页面置顶处。

如果说最开始的分享音乐到朋友圈,还只是一个人的孤独发言,那么到如今,聊天窗口能直接选择音乐发送,音乐内容在微信产品内已经实现了彼此之间的互通对话。

而独立频道,也体现出音乐在微信生态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音乐一直是个烧钱的慢生意。但为什么微信要做音乐?

我们或许可以从微信之父张小龙的身上找答案。

在知乎高热问题“腾讯的张小龙是一个怎样的人?”下方,和菜头的回复获得了7000+点赞,其中提到“除了每周一次的网球,和每天深夜的音乐,张小龙没有什么别的嗜好。”

虽然和菜头在最后写了以上内容纯属传说,不能对其真实性负责,但张小龙对音乐长久的热爱是不用质疑的。

早在QQ邮箱时期,他就因为对许巍《蓝莲花》歌词的喜爱,非得找许巍买下版权,放在QQ邮箱入口。

有趣的是,网易云音乐前任CEO朱一闻,也曾在采访中提到,在工作早期,许巍的《蓝莲花》给了他很多力量。

《蓝莲花》对优质互联网产品的魔力,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写写。

说远了,我们再回到微信音乐的主题。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张小龙曾说:

“做产品其实是个很枯燥,很理性的过程,无法把个人情绪和情感带入。唯一有机会带入的地方就是启动页,你可以有一些情绪的发泄。”

事实上,微信多次大版本迭代中,启动页上确实都有音乐的身影

2011年,新生的微信正被抄袭质疑所困扰。微信团队没有回复,只是带着“摇一摇”“漂流瓶”两个引爆话题的陌生交友方式3.0版本归来。

这个版本的启动页上,伴随着Michael Jackson的《Scream》的旋律会缓缓流出,上面还写着这样一句话:

“你说我是错的,那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

2013年,微信4.5版本发布,推出微信公众平台。在这个版本的启动页面上有两个选项,一个是“直接进入微信”,另一个则是“听一首老歌”——崔健的《一无所有》。

2014年,微信6.0版本发布,推出小视频功能。这个版本的启动页播放了来自许巍的《我们》。

2019年,微信7.0版本发布,推出“时刻视频”。这个版本的启动页播放了Leonard Cohen的《In My Secret Life》。

2021年,在微信8.0版本的启动页中,有一页就写了“我看见一首歌”。

当然,仅仅把微信对音乐的布局理解成情绪发泄肯定是不够的,但情绪发泄或许也正是张小龙对音乐理解的出发点。

在这里,音乐不只是一种伴随型的工具产品,而是有情绪、有温度、有社交属性的精神产物。基于此,他所说的“音乐是用来听的”,也就顺理成章了。

二、混圈子,微信音乐还要回答“灵魂三问”

初代移动互联网人,也许还记得2015年初那一场“微信朋友圈的封杀大战”。

2015年2月,微信以“安全隐患”为由封杀了网易云音乐、虾米、天天动听、支付宝等app,禁止它们分享到朋友圈。

这场封杀,因音乐APP之间错综复杂的版权纷争而起,最终在当年10月,各方达成版权合作后终于化解。

谁说爱音乐的人不社交?解封当天,朋友圈里的欢呼雀跃,正是微信对音乐爱好者重要性的体现。

但从兵家必争之地,到拥军而起的主战场,在角色转换间,微信音乐还要回答灵魂三问。

第一,微信音乐的版权如何解决?

目前,微信音乐使用的主要是QQ音乐为代表的TME版权内容,但都仅限于在APP内收听,一旦跳出微信,音乐播放就会戛然而止。

在早前,微信中也无法播放QQ音乐中的会员音乐,免费的周杰伦,终究也只是引爆话题的限期诱饵。

从目前阶段来看,微信音乐虽然有单独页面、有评论区,但总体而言仍像是微信内部再造的一个“QQ音乐”(会员版)。

严格来说,作为社交产品的微信,在音乐版权上并不能与在线音乐产品混用。

如果微信音乐真要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比如作为内容源头分享到外部,版权必然是要回答的问题。

当然,这不仅是微信的难题,社交产品的版权结算模式史无前例,应该也是版权方面前大难题。

第二,微信音乐的定位是什么?是附属功能,还是想做下一个QQ音乐?

微信音乐的定位,究竟是作为微信生态里的一环,还是跳出微信作为独立业务的存在,是决定它未来发展的关键。

如果是前者,那微信音乐只需要做好“服务者”的角色,背靠10亿微信居民的大流量,完成公众号、视频号等微信内容产品线的勾连,强化QQ音乐、全民K歌等腾讯系音乐产品的国民地位。

如果是后者,那微信音乐面对的不仅是网易云音乐、汽水音乐,还与QQ音乐、酷狗音乐等站在了对立面。

如同QQ音乐之于QQ,它们在20年前就完成了一次音乐与社交的优势转移。而20年后,腾讯是否还需要一个新的音乐业务来完成微信社交流量的转移重置?

第三,微信音乐的破局之路在何方?

如今,在线音乐产品大体分为3类:设备产品类(Apple Music、华为音乐、YouTube Music),运营商产品(咪咕音乐),独立产品类(QQ音乐、网易云音乐、汽水音乐)。

设备产品类音乐,背靠手机厂商掌握的大量用户资源,在设备到达用户前就已经完成了装机,可以说是赢在起跑线上的产品。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对音乐功能性需求较多而社交情感需求较低的人群(主打通勤伴随等),很可能因为方便等原因,直接选择设备产品类。

运营商产品,版权结算与在线音乐产品有所不同,相对较低,因而在在线音乐版权大战时期渔翁得利迅速崛起,用一个王牌周杰伦打下一片江山。

众所周知,当年周杰伦一人就可以影响音乐APP日活的15%。虽然现如今咪咕音乐依旧是“小而美”的存在,但不妨碍周杰伦忠实粉丝的青睐。

剩下的独立产品类,就是各凭本事独领风骚了。

QQ音乐近20年的运营和QQ带来的社交积淀,网易云音乐独树一帜的社区氛围和算法推荐,汽水音乐围绕抖音的谋篇布局,每个产品都有它成功之处。

那微信音乐的优势呢?社交,还是社交。

基于点对点强社交的微信关系网,微信音乐能否在“社交+音乐”这个老生常态的话题下作出新解法呢?

比如点歌功能,离家上学、工作,生日到了,给远在家乡的父母点一首歌,是音乐,更是关心牵挂。

比如一起听歌功能,已经被网易云验证过可行。时差N小时,却能用耳机收听同一首歌的异地情侣,是音乐,更是情感慰藉。

比如音乐交友,收听同一首歌的人,开启匹配功能就会被相互推荐,是音乐,更是灵魂契合。

虽然都是音乐与社交的组合,但在微信音乐里,深瞳音乐认为,社交是优先于音乐的存在。

在微信音乐,你也许不需要精准的算法、纷繁的评论,只要夜深人静时,还能找到一个与你听歌、分享、“同频共振”的人,那微信音乐的胜利,也就不远了。

作者:纳豆;编辑:楚青舟

来源公众号:深瞳音乐(ID:deepfocusmusic)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深瞳商业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微信音乐,会是下一个QQ音乐吗?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