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曾经的对手,怎么就拉起来了?

在谷歌的发展计划中,Fuchsia OS这一操作系统的开发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且这一系统还曾经被当作鸿蒙系统的竞争对手。但最近却有消息称,这一系统在自家产品上“碰壁”了。具体是什么情况?一起来看看本文的解读。

在谷歌的发展计划里,有款叫做Fuchsia OS(灯笼海棠)的新型操作系统,曾经被当作是鸿蒙系统的竞争对手,计划可以在手机、电脑、车机,智能屏幕等多类设备上使用,这个项目最早在2016年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这些年过去,大家都快忘记这事时,最近这个系统却传出了在自家产品上碰壁的消息!

在7月25号,有消息说Fuchsia OS不支持搭载进自家的音频播放设备,原本计划用在Nest智能音箱上的系统最后没用上,疑似遇到了产品CPU适配和人手不够的问题。

Fuchsia是一款采用Zircon微内核(之前叫做Magenta)打造,对硬件性能要求相对较低的开源操作系统,同时作为谷歌继Android和Chrome OS之后开发的第三个系统,它的出现可以让谷歌开发的系统覆盖到更多便携设备,Fuchsia还有硬实时特性和基于物理渲染的三维渲染器,可以用于MR混合现实设备上。

做出这个新的系统,还能解决谷歌与大厂间的权益纠纷心病,Fuchsia从内核到系统框架,全是谷歌自己的技术,不用担心JAVA的纠纷和Linux的GPL开源协议“污染”,做到纯正“原生开源”。

Fuchsia的计划中也支持苹果Swift语言和现有安卓软件——它甚至还想顺手解决新生系统的软件生态问题。

这算盘打得是噼啪作响,导致前期的吃瓜网友也对这个系统充满了期待,甚至热情都超过了Google官方自己,2017年,Google的Android工程副总裁Dave Burke说:Fuchsia属于早期实验项目,有很大的变数,短期内不会替代安卓。

同样2017年,在某乎上的朋友却说:两年就能成为全球第一大移动操作系统!

好家伙,然后大家也知道结果了,2023年过半,都没掀起什么大的水花。对于Fuchsia的表现,这位曾经看好Fuchsia的朋友也佛系起来,随便大家笑他也不生气了,他的帖子成为了大家浏览Fuchsia话题“打卡”的有趣景点。

Fuchsia的UI元素有着浓烈的原生安卓风格,整体给人的感觉像平板和车载界面的混合体,界面开发的语言和框架用的是Dart和Flutter,可以进行跨平台开发,性能也能轻松达到120FPS,看Fuchsia就能让人想起安卓的Material design风格。

在此之前有网友还按照Fuchsia曝光的信息做了一个简单的Demo页面,体验一下后发现确实像弱化版安卓,在可感界面上,更像是让安卓有了另一种不同的体验方式。

至于这个系统的发展,对外界表现出来的完全是高开低走,Fuchsia里面自带的“Simple Browser”的浏览器,直到2022年才具备完整的Chromium浏览功能。同时在这一年,Fuchsia 的工程总监也离职了,他说Fuchsia大概需要10年的时间来让人们认识到它的价值。

言下之意就是:催是没用的,再给点时间,就算项目没了,也会以成为知识和经验来陪伴大家。

与此同时,Fuchsia探索兼容安卓软件的方法也不明朗,最开始是想直接用虚拟机来运行整个安卓系统的实例,然后他们发现性能太差了。转变方式,想让Fuchsia与Android Runtime之间建立联系强行融合在一起,然后在2022年也失败了,最后实施了“Starnix”项目,让Fuchsia“原生”运行为Linux/Android开发的应用和库。

既然是原生支持,然后就还想让Fuchsia支持安卓的ADB调试命令,但是令人尴尬的是,前期只支持有四个命令。

而根据报道,Fuchsia之前的团队可是有400人,谷歌的其他团队可能觉得Fuchsia发展太慢了,还整出了一个叫做KataOS的花活,是一个用于嵌入式机器学习硬件的可证明安全的操作系统,主打的是安全,比Fuchsia简单得多,但是采访KataOS团队的负责人,负责人还特别调侃了一句:我们是希望尽快拿出东西来,而不是一直等。

除了开发相关的问题,想要让其他设备制造大厂们,用上谷歌自己的新系统也不是简单的事。在以前,其他人使用安卓是以联盟的形式,是有共同利益可图的,当时在遍地开花的手机系统里,安卓确实也比较亮眼。但如果Fuchsia开发出来并且用上,就意味着控制权大多在谷歌手中,这个项目本身是为了让系统相对被谷歌可控,而被创造出来的。

这样一来其他厂商也肯定不太乐意,谷歌不满其他规则,可以自己来改写规则,而下游的人也需要来接受谷歌的决策,颇有一种“屠龙少年变成龙”的感觉。

当然,Fuchsia本身也是开源的,谷歌它的东西允许你随便魔改,但是智能设备的底层逻辑都要按照谷歌的想法来,即使其他厂商不能忍受,也只能通过移除和不接入的方式来解决。

能体现这一说法的是,谷歌最近为Chromium放进了一个可以检测网络环境完整性的API,这样可以用来检测用户是不是机器人,浏览器是不是有未经授权的更改。实际上,这个功能更多用途是也可以帮助广告商更好的统计广告的效果,检测出欺诈和无效的流量,还有可以阻止一些网页脚本和网页游戏作弊的行为。

随后各家浏览器厂商表示反对这个API,Brave浏览器的首席执行官直接说这属于谷歌推出的众多垃圾功能里的一项,直接不理睬。

Vivaldi和Firefox的工程师也说这不符合开放网络和自身的原则,因为谷歌对这个功能说得不清不楚,具体的优缺点都没有详细列出来,无法令人信服这个功能有没有藏私心,而且这项技术还可能影响现有的浏览器辅助功能、自动测试和搜索引擎等等。

像是在浏览器内核领域的绝对话语权,就是谷歌想在Fuchsia系统上实现的愿景。

这种掌控感要比安卓现在的碎片化要好得多。现在安卓系统进行版本大的更新,都能明显感觉到收紧了一些系统方面的权限,并且与谷歌本身更加密切了,这些微小的改变一直在积累,就像是Windows11的改变,现在Windows11第一次使用需要登录,还有很想让你观看的Office优惠入手“广告”,系统里内容也有较大幅度的激进改变,而谷歌期望的也是向这方面发展。

如今大家不是刚接触网络的一代了,现在要推行一个新的系统,还需要考虑对现有环境的兼容,Fuchsia系统想要推广开,兼容现有安卓的生态是必须的,但是目前来看这个过程,距离大家还比较遥远。但是从这个角度反观一下鸿蒙系统,其实也就能大概有个了解,鸿蒙兼容安卓的那部分帮助其解决了最困难的生态问题。

而与Fuchsia水平接近的更像是OpenHarmony,根据OpenHarmony官网显示,通过了兼容性测评的设备也是一些各式各样的智能电子设备。

而有人在今年初发现,做游戏拓展设备的雷蛇Razer的招聘信息里也提到了Fuchsia。

随后不久又说将支持RISC-V架构,之前支持了x86-64、ARM64和PowerPC64。但是过去了半年,Fuchsia看起来远没有达到大家期望的水平,但这并不是致命的,按照理想的情况,它的功能也一直在缓慢增加,等到最后组装成完成体后,或许会释放出蕴含的能量。

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个项目本身的优先级就不是很高,是谷歌在烧钱的同时,避免那些高级程序员离职而“悠闲动脑养老”用的,如果这是真的,可能那些程序员,得拿出真本事了~

参考资料

  • 黄珏珅-为什么Google需要Fuchsia操作系统
  • 操作系统论坛-Fuchsia OS 的最新进展追踪(长期更新)
  • 知乎-如何看待 Google 的新操作系统 Fuchsia?

本文由 @极客果核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鸿蒙曾经的对手,怎么就拉起来了?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