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反垄断第一枪打响,唯品会惊人内幕曝光!太狠了

全域/全域营销/全域营销学院/unimarketing/营销学院

 

2020年平安夜,巨头阿里被反垄断调查,无数网友拍手称快,本以为其余互联网平台公司能变得安份一点,岂料2021年第一记反垄断大锤,就落在了唯品会头上。唯品会股价应声暴跌,市值一度蒸发10.76亿美元,品牌形象遭遇重创,这一记”耳光”不可谓不响亮。

此番唯品会被立案调查,置身风口浪尖,但可怕的内幕,才刚浮出水面。

1, 持续300天的电商暗战,谁是赢家?

屠龙少年变恶龙的故事重演?早在2017年,唯品会就联合京东联手抵制天猫的”二选一”,彼时双方联合声明称天猫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裹挟商家,涉嫌违反《不正当竞争法》,严重侵害商家的自主经营与消费者选择权,扼杀公平竞争的环境,没想到,才过去3年,声称抵制违背公平竞争行为的唯品会自己却变成了被抵制对象!

这次唯品会的东窗事发,直接导火索是爱库存的举报,但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简单,爱库存为何”舍得一身剐”也要举报唯品会?

唯品会是特卖电商的头把交椅,在”特卖”市场一家独大,但伴随社交电商新秀爱库存的崛起,以及其傲人的增速,尤其是同样主打”特卖”市场,这一格局正在悄悄发生变化,意识到危机的唯品会,第一时间就开始对爱库存”大打出手”。欲将竞争对手”扼杀”在黎明前。

早在2019年,唯品会就开始了针对爱库存的小范围打压,针对部分店铺商家施压,2020年3,4月份,又开始了第二波,涉及品类继续扩大,不过并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也没闹出出圈的大动静,到2020年下半年,唯品会或许真的急了,开始变本加厉的”动粗”。

“强迫商家执行二选一,涉及的商家广度与执行力度前所未有,涉及品类从服饰蔓延到母婴等其他品类”——《科创板日报》

在唯品会强势高压下,爱库存受到直接打击,相继收到品牌方商品下线,档期取消的不利消息,平台商家利益与平台营收也受到冲击,毕竟与彼时如日中天的唯品会相比,后起之秀爱库存还是太稚嫩,胳膊拧不过大腿,商家也会用脚投票。

不过,爱库存也没有忍气吞声,在2020年6月,推出去中心化的特卖平台”响店”,直接对标唯品会特卖平台,在2020年9月3日发出抵制唯品会的申明,岂料唯品会不但没有收敛,强迫商家二选一的行为还在变本加厉,爱库存迫于生存压力,最终选择公开举报的方式为自己发声求助。

值得注意的是,在给相关部门的举报材料中,爱库存收集了上百个商家被迫二选一站队的证据材料,其中”唯品会一旦发现有商家的商品在爱库存上继续销售,会立即通告商家,甚至直接下线其在唯品会上的所有在售商品以示惩戒”算是坐实了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用不正当竞争涉嫌垄断的罪名。

当然,相关部门对所有企业都一视同仁,举报会受理,但受理后,会有严谨与详细的调查取证流程,这也是为何去年9月9号的举报到今年1月14号才正式落锤定音的原因。这场持续300多天的暗战也终于落下帷幕。

唯品会看似赢得了场面,却也为后续的东窗事发埋下了伏笔,爱库存看似吃了大亏,却收获了更多网友的站队。

2, 内忧外患交织,唯品会还能走多久?

遭遇唯品会以大欺小,与不正当竞争打压的爱库存,身上倒有几分小强精神,非但没有被击垮,反而在2020年11月18日顺利完成C轮融资,足见资本市场对其商业模式的看好与发展前景的信心。不过,爱库存也不能掉以轻心,目前围绕爱库存的负面舆情主要集中在涉网络售假、售后服务差和退款难等问题,甚至一度收到了7次”不建议下单”评级,显而易见,这些客观存在的问题都将变成爱库存发展的阻碍。


 

也许是船大难调头,唯品会这边更是问题不断:

1、定位失策,高管频繁离职,用户流失

近几年的增速放缓几近停滞,电商+金融+物流的多元化扩张计划也未见水花,还因定位不明晰造成了大量用户的流失,2018年,唯品会CEO沈亚公开发言,声称唯品会要回归”特卖”战略。另据天眼查等查询平台公开消息,唯品会的高管团队却在近2年频发震荡,公司首席财管管CFO杨东皓、首席技术管CTO黄彦林相继辞职,具体什么原因,唯品会百缄其口。

2、市场规模与营收增速下滑,与阿里京东拼多多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年活跃用户数和订单数及营收增速上,唯品会都与阿里京东和拼多多有着巨大差距。2020年Q2,唯品会营收增速仅为6%,同期阿里和京东均双双破20%,拼多多更是创下了60%的纪录,2020年Q3,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规模达18692亿元,唯品会的市场份额仅占2.5%,远远落后于天猫和京东,这几个电商巨头可以说把唯品会远远甩在身后。

3、想固守特卖城池,又遇黑马”挖”墙角

在综合电商与社交拼购电商领域都碰壁的唯品会一心想守库存电商特卖赛道,这可是唯品会最后的蛋糕,而在这时候,偏偏遇到强劲黑马爱库存杀入,唯品会压力陡增!

2017年9月才正上线的爱库存(上海众旦)在2018年5月销售额已经突破1亿,当年GMV更是超30亿规模,目前已经有超过200万的商家入驻,C端用户超千万,3轮融资累计近10亿,并且还发力仓库物流自建,不断强化供应链基本功……

种种迹象表明,高歌猛进的爱库存已经成了与唯品会抢食的最直接”死敌”,这才有了上面的硝烟四起。

4、身陷”伪”品会和有偿删帖风波


 

关于唯品会售假的报道一搜一大把,限于篇幅,挂2漏万:

2015年,唯品会周年庆活动被质疑卖假茅台,茅台公司更直接打脸唯品会:”从未与唯品会有过合作”,后来迫于无奈对903位消费者进行赔偿,事件才告一段落。

2020年,北京消费者协会点名唯品会线上销售的某品牌羊毛衫涉嫌售假,虽然事发后唯品会做出了下架处理,但造成了不小的品牌形象损伤与信任危机等负面影响。

不止售假,唯品会还涉付费有偿删帖,2020年12月1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起涉及有偿删帖的非法经营案一审判决书。广州宸熙通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于2017年底开始为唯品会有偿提供删帖、删帖、屏蔽负面信息等服务,唯品会每月光负面舆情”维护”费支出就高达80万元,每年负面公关费逾千万。


 

至此,遭遇反垄断重锤、战略失当、增长乏力、股价下滑、折扣补贴缺乏吸引力、规模停滞不前、身陷假货和有偿删帖风波等负面标签都成了唯品会甩不开的负累,前狼后虎的激烈竞争大环境下,前进之路,注定崎岖。

3,屡屡挑战底线,谁给唯品会的胆?

事实上,爱库存的举报仅仅是冰山一脚,针对唯品会垄断竞争的控诉,多如牛毛,只不过没能激起太大水花,所以,最后只有爱库存和唯品会的”暗战”站到了聚光灯下。


 

时间跨度近2年,多起的举报与诉讼都没能让唯品会长记性,而且,唯品会针对举报的回应是轻描淡写的”消息不实”四字回应,如此不屑一顾,不禁要问,唯品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2020年12月31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京东、阿里巴巴旗下天猫及唯品会3个平台,不正当价格行为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分別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

当然,处罚行为是值得鼓励的,干得漂亮,但50万的标的,对这些巨头们来说,违法代价太低,违规成本简直忽略不计……

2021年1月14日,市监总局正式对唯品会立案调查,阿里之后,人们看出来,国家是对这些互联网巨头们,是动真格的了,一夜蒸发64亿股价后的唯品会才终于”怂”了,开始了认真的回应:


 

联系到此前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多少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没有看到任何真心悔改自身的错误行为的深刻反省或检讨,认”怂”/道歉只是出于更严监管下的自保需求,大锤砸下,才点头弯腰。

后记:

伴随着反垄断的深入人心,这些巨头们嚣张的日子将成历史,觉醒的消费者们也选择了用手投票,可以预料的是,再往后面,继续玩”二选一”的平台将会玩火烧身!

立案调查带来的影响是一方面,巨额的罚金也有可能成为事实,不让巨头们吐点血,它们永远不会明白”韭菜”们的痛。还在做着肆意收割春秋大梦。

资本让人膨胀,劣币逐良币是吸金”良方”,唯有必要的监管才能让企业回归理性,才能让企业在偏离价值观的轨道上及时刹车,才能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对唯品会的调查,绝不是终点,让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互联网巨头上高悬,才有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圈 » 2021反垄断第一枪打响,唯品会惊人内幕曝光!太狠了

赞 (0) 打赏